(虽然不知道我可怜的3000hit到底死在谁手上,但是这并不代表,我的短文不继续下去...所以= =)   
          “霸王!我刚才作了一个梦哦!”活泼地跳回了宿舍。毫不介怀某人对方圆地区释放的低周波气压攻击,神经大条到没发现自己的其他好友正拼命的向自己使眼色,就直接来到了低气压中心地带。
           被叫到的人一连冷漠的侧头,金色光华的眼瞳只是扫视了一下兴高采烈到莫名其妙的少年就低了下去,只留下不咸不淡的一句:“大惊小怪。”
          “可是我梦到约翰了啊!”此话一出,四周的人就死命的向着当事人摆手,只是很可惜的是,都被无视了。
           于是,气压的攻击开始颇具针对性地向着某个无辜者杀去.......
           黑宝玉狠狠的抖了一下,向后缩了好几步,心下埋怨着某个远在北欧的罪魁祸首。
           十代毫无知觉目前的霸王就像是定时引爆的高校炸弹,心中单纯如一的他只是一门心思想要把这个好梦分享给面前这个和自己堪称是一个模子里面复印出来的人。(只是指脸- -)“我梦见了约翰,他说他要送我一张限量版的卡,还有要带我去北欧几日游呢!!”
           大多数人心想:有时定情信物又是约会的.....十代这个梦还做得挺周全.....- -
           不过,现场没这么想得也有三个人。
           首先,看上去已经是闷愤到了极点的霸王。
           其次,眼睛一个劲往霸王那里飘的黑宝玉同学。
           最后,就是我们思想纯洁的十代了.......
           终于.......“行了!”一直沉默是金的霸王出言打断了十代继续他的梦的解析,而且那气势汹汹的样子,让红宿舍里面的人无论楼上楼下都下意识的去裹紧衣服,抵抗寒流的肆意呼嚎。
           十代有些措手不及,因为也时常与霸王交心(虽然只是单方面的),但是他很少会有这样的反应。那一向静若止水的声线似乎瞬间躁动了一下,而那不由分说地打断口吻则说明了主人恶劣的心情。
           喊完这句话之后,霸王又很快的恢复了以往的冷酷,好像方才的激动之事大家共同的幻觉一样。
           他摇摇手,黑宝玉立刻“领旨”,把一众人七手八脚的赶了出去。留下了十代和霸王对视着。
           站着的十代显得不知所措,坐着的霸王则是一声不响。
           安静,在房间里散布开来.......
           夏夜,似乎永远是脑细胞最活跃的时期,做个什么合家团圆啊,被人请吃大餐的梦也是家常便饭。
           霸王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激了,不就是梦到了约翰了么?最近自己的情绪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自从上一次原本想要去找十代这个方向白痴,却在半山腰上撞见了他和约翰那深情的一幕,不但败坏了自己所有的兴致,还把所有的怒气牵连到了可怜的黑宝玉同学身上长达3个月的时间.....
           身为霸主,他是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在妒火中烧的.....
           可是现在又看见十代一脸的委屈表情,很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样别扭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才挫败的扭过头,把沉默的时间留给了十代。
           在内心埋怨的同时,好顺便把某个在北欧的人“问候”了好几遍......
           约翰!你想知道惹恼我的下场么?~~~~~~~~~~~
           似乎也感应到房内盘旋的怒气,门外的黑宝玉露出了一个少见的苦笑:啊拉.....看来我以后更没好日子过了...
           北欧)
           约翰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今天的天气好像特别冷啊.....好怀念决斗学院......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