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动超融合!把我和尤贝尔的灵魂合二为一!”
        尤贝尔,就算破坏掉我自己的灵魂,我,也希望可以拯救你......
        卡片爆闪出的光芒异常刺眼,直觉中一个软软的身体跌了过来.....是十代么?!尤贝尔连忙顺手接了过来,怀里的那个一直被自己看在眼里,关注在心中的孩子.......睡去了....
        嘶哑着嗓子,尤贝尔那不知是苦涩还是欣喜的泪水中润湿了脸庞:“一起战斗吧....一起去打败光之波动....”
        话语间,受伤的身躯开始变的火热的烫手,尤贝尔慌张的托起十代的脸,那张带着笑容,安详而满足的笑颜。
       “不要啊!!-----”蜂拥而出的泪撒落在昏迷不醒的人身上“我不要你的灵魂破坏,我最爱的十代啊!!---”
        十二次元的夹缝中传出了那凄厉而惨痛的哭喊声..........
       “!!!!!!!”红宿舍里,一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弹跳起来,昏暗的房间里,他正喘着粗气:“呼....呼....又是这个梦......”用手捂住脸,一个苦恼的低语从手指的缝隙中漏了出来:“.....尤贝尔....为什么.....十代....又是为什么......”
        (RP开始,换称呼- -)
         虽然所有人都叫我十代,可是我却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不是游城十代,尤贝尔和十代把他们的记忆全给了我,为了抚平十代有缺陷的灵魂,他们回去了心灵空间,把一切都交给了我,而我,则扮演了这样莫名其妙,不伦不类的角色。
         其实我也很疑惑,为什么时常会这么想,说明白了我也是十代灵魂的一部分。某种理论上来说,我就是十代。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那些过去的朋友们,我却完全没办法和他们合到一起去.......
         有这样一段记忆,是在他(或者说我)的痛苦中完成的,众叛亲离的疼时只要有一次就会铭记在心的类型,所以无论是面对明日香还是剑山他们,我的心里总有种刻意远离的感觉。
         记得当初把一切交托给我的时候,尤贝尔曾经对我叮嘱过:“拜托你了,十代的一切.....还有小心那个叫约翰的小子!别叫他碰我宝贝十代的身体!!”
         我淡淡一笑而过,尤贝尔就是这样,四处吃飞醋,只要是靠近十代的,全是他的情敌。
        “嘛----尤贝尔,这点我当然知道。你就快带着那个我......”一边眼神示意了一只在尤贝尔怀里虽然一动不动,双眼却一直转来转去盯着我的十代,冲他礼节性的笑了笑,没想到他就一下子挣开了尤贝尔环绕的臂膀,直起身子大喊:“不对!!”
          什么不对?我迷惑的看着他。
         “笑容不对!!”他似乎还想要上前来纠正我的笑容问题,却在下一步实施之前又被尤贝尔拉回了怀抱,小声的责备着:“叫你别乱使劲了啊!”
         “尤贝尔,可是他笑得真的有点不像我诶.....”
         “乖!那是他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
         “可是.....”
         “乖!-----”
          如此亲热自然的对话,我有点尴尬的转过头去。
         “从现在起你就是十代了。”尤贝尔的话把我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如果有需要的话你可以随意使用我的力量,记住,一切以自己为中心就好了,千万不要太过鲁莽......”他走过来,仔细的端详我:“你是个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人对吧....别让我们失望了哦。”说着又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不会对任何人认输的.....为了守护住你们,放心吧”我却答非所问。
         “你,我当然放心。”尤贝尔爱怜的目光注视着我“听我的话,好好的照顾自己。”
         
           也许是为了守住当初的誓言,无论面对Mr T还是Darkness,多么艰难,我都撑了下来,就算面对和尤贝尔同为卡片精灵的欧尼斯特的质问,就算是挨了明日香一个巴掌,我也没有因此感到沮丧或者是泄气,因为我知道我现在所作的,全是为了那些在我灵魂深处沉睡的人们着想.......
          “十代!/十代大人!”安然的坐在河边钓着鱼的我突然听到了两个呼唤我的声音。凭着十代的记忆我分辨出了一个是明日香,一个则是礼。
          “你是不是一张毕业纪念照都没有拍?”明日香冲我高喊着。
          “.....哦....嗯....好像真是这样.....”我打从心底里不想去拍这个照片,就随便回了一句。希望可以让明日香她们就此离开。可好像她又被我这种爱理不理的态度给惹火了,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就被揪住了后领扯了起来:“你给我到这边来!!”
         “喂!.....笨蛋!很危险的!!”
         “叫你过来你就过来!!”
          于是,被直接扯到了树林里的我只好勉强咧开了嘴角,笑得极为做作。和一些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真实感情的朋友们一起拍照...能够强颜欢笑的我已经很不错了。心底深处的一丝抗拒,让我没办法拒绝我的心意。
         “嗯...拍的很不错啊。”礼把数码相机里的照片一张张浏览了一下。我才想到,现在该没什么我的事了吧?
         “那我先走了。”觉得再呆下去没多大的意义,我象征性挥手,然后正待转身离去......
           明日香不满的声音再度在背后响起:“等一下!十代!”
           背对着明日香,我已经感觉出了她语调中的愤怒和无奈“反正你也很闲!为什么就不能帮助一下委员会的大家呢?”
           接着,她的声音低了下去:“我知道....你可能还在怨我们在异世界的时候对你的无情和误会....可是...我们也好歹是三年来一直并肩作战过的朋友们啊!”
           因为背对着明日香,我实在没看见她脸上的表情,但我知道那张脸上一定不会展开任何的笑颜。因为这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多探讨的话题.....况且我也真的有点不满他们当时的举动。
           不过....朋友......这个名词在胸中回荡了好几圈,有一种莫名的苦涩泛了上来。
          “十代大人!”礼一阵小跑地来到我身边,递上了一张招待状,双手合十:“这是我们委员会联合主办的一次决斗派对!请您务必要来参加啊!”
           我笑笑,接过了那张薄得几乎感觉不出分量来的卡片:“呵呵...你们真是费心了啊....”
           现在的我,有这样的必要去参加一个只是娱乐一样的小小决斗派对么?还是说...我真的已经无法融入到他们这样的圈子里面,像以前的十代一样感受到那浓浓的伙伴之情了么?
           一无所知的我,就这样,在没有给出任何答复地就离开了.....只把我的背影留给了她们。
          回到了红,浑身脱力的直接仰躺在了床上,盯着上面的床铺,在十代的记忆中搜索着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昔日热闹非凡的红宿舍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了,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们才离开了这里的?
          是因为....我么?
          烦躁的翻了个身,我把一条手臂枕在了脑下,仔细的思索着,当初我代替十代回到了决斗学院,遇见了一直在坚信十代会回来的翔,然后,我就开始一天到晚把自己关在红里面,甚至连约翰走的时候,也没有动过。
         是我的冷漠让他们对我敬而远之么?其实...我不是在冷漠....我只是....被责任感包裹的完全喘不过气来而已,一天到晚都在思考着怎样才可以好好的保护好那些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明日香的话一直在耳边回荡着。
         我坐了起来,弯腰捡起了刚才被我顺手扔到地上的那张邀请卡。上面用了工整的艺术字仔仔细细的写上了:十代大人的招待状。几个字......虽然非常的简单,可是那在我手上却觉得格外的沉重。
         唉.....还是去看看吧.......
         从旁边的书包里面拿出战斗盘,我走到门口,拉开了房门.....夕阳.....在这个时候总是那么殷红....
         缓缓的走过了兴高采烈,高声攀谈的学生们。我觉得有点无所适从,这么火热的场景总有种和现在的我格格不入的感觉。虽然,身在人群中,但我也是孤独的么?
         朋友,离我实在太遥远了.......
         姗姗来迟的我终于走进了主会场,却意外的看见了明日香也怔怔的站在我面前。
         一瞬间,我都忘了该怎么说话,只是呆呆的回了一句:“明....明日香.......”
        突然一道雪亮的光从顶上照了下来,我一下子懵住了。剑山的大嗓门非常尽职的解说了起来:“啊啊!果然!明日香前辈选择的配对就是我最崇拜的!!十代大哥!!果然最强的三年级的组合非这两人莫属了啊!”
        接下来就是旁边的人们小声地低语,和不知是谁带起头来的鼓掌声。其间我接连听到了很多诸如:  
       “很配啊....”“果然是那个游城十代。”或者是“没办法,谁叫他是决斗学院最强的。”之类的话。
        心里没有一点的喜悦,相反的,一种莫名的无奈感潮水般的袭上,我上前几步,低低的问明日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明日香却回了我一个笑脸:“等一会就知道了啊.....”
        
       “为什么我偏偏要和你组成配对啊?”我站在明日香的身边,两眼直视着会场。虽然也谈不上什么不满的,但是心里就是有点别扭。
        明日香并没有因为我的口气感出什么,她含笑着看看我:“不过,我们以前可是完全没有组过队噢,第一次会不会让人感到很新鲜啊?”
       “嘛----”我也回望着她“我只会用尽全力去决斗而已。”
        下面她的表情好像变了变,我不能肯定。也就当作没看见好了......
         于是,首战的对手....是校长老师和多美婶的组合.....虽然,他们的组合在我预想之中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出于对于决斗敬意,我还是打算用尽我100%的实力去战斗。
         明日香很快就完成了她的回合,我迅速接替了上去,也就很自然的没发现她脸上的吃惊和愠怒。
         手牌里刚好有融合解除,我看了看明日香场上的盖卡,那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算了,只要结果是赢的就好了。
         心里这么想着,我驱动着手牌,分离了我的怪兽,并对校长和多美婶他们发动了最后的攻击。
         在校长老师和多美婶深情相握的同时,明日香也尴尬的笑了。
        “真不好意思。”我却隔了一个场子喊道。“多美婶,校长先生。”        
         然后,掉头要下场,却被明日香喊住了:“那个...十代....”
        “?”我看着她的眼睛里犹犹豫豫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可是支支吾吾的半天之后,我也只是得到了一个答复“没什么了....”
         她有点奇怪,可我又说不上来。好像有什么塞子在堵塞了我的思维似的。
        “那么...下面一场再见了。”
         我也不知道我的话怎么会这么少,好像和以前的朋友们的交流快要少到了和霸王差不多的程度了。一天下来,我总计和明日香说了不超过5句的话,大德寺老师和我先说话,他也是为了我好,而我,也是很快就用一句话把他搪塞了过去。也许.....以前的十代是断然不会这样的.....吧......
          比赛是一场场的进行,明日香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只不过,决斗中的我的都已经把这些都全体无视了。
          直到,我把她的怪兽作了祭品。她终于彻底的爆发了....
         “十代!!!!!”
          我对于她的怒气有些莫名“你生什么闷气啊?!”
         “你到底打算怎么样?!为什么要老是无视我的盖卡!还有连怪兽也给你牺牲掉了!!你有没有取得我的同意?!”
          我偏过头,略微低声:“有什么关系....反正都已经赢了....”
          也许我还是该打声招呼?(问题不在这里!=  =)
         “怎么会没关系!!”她气得脸都红了,声音也有些颤抖“这可是配对决斗!你就不会更相信身为搭档的我么?!”
          我也有点急了,声音也拔高了几度:“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发挥了我100%的实力去战斗而已,你才是应该更相信我的战术的话......”
         “你说什么?!!!!!!!!”
           一下子,我被吓了一跳,终于发现了明日香的出离愤怒似乎不是因为我擅自祭品化了她的怪兽,而是在别的方面.....(才发现OTL)
           整个会场里都可以对我和明日香的争吵一目了然,所以这一声终于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明日香......”我,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TO BE CONTI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