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 2
       明日香的表情很严肃,她燃烧着的怒火连我都可以看得出来。
       她真的生气了,是生我的气......
      “呃......明日香.....”一时间我都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才好,我到底有哪里做错了?比赛也是压倒性的胜利,可以说,我们都相当的努力过了。她的不满到底是从何而来,真让我有点猜不透....
      “.......十代大哥!”剑山和礼一阵小跑过来了“比赛.....”
       礼抢在了剑山的前面,一下子冲到了我的面前,笑魇如花的抓住了我的手:“十代sama!马上最后决赛要开始了,希望你们赶快去准备一下。”
      “哦....明日香...”我转过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的表情变化了一会儿。“那就去吧.....十代”
       剑山手握话筒,他的声音大到甚至穿透了整个体育馆:“各位各位!终于!配对决斗的最后决赛即将开始了!站在这一边的,是我还有早乙女礼同学的配对!而那一边!”他把手心转向了我们“而另一边的!则是三年级的最强配对,游城十代大哥和天上院明日香前辈!”
       所有的人都大声地欢呼起来,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所有人心中的兴奋之情。只是我...仍然是觉得有点懒懒的....
       剑山的脸上充满了欣喜:“啊啊啊!和大哥您的决斗真的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但真得很怀念啊!”
       听到这句话,我的脑海中迅速回想起了两年前第一次和剑山的决斗的经过。心下一阵悸动,就知道这也算是十代比较高兴的回忆了。当然不能不卖这个脸,我也笑了笑:“是啊...那就让我们一起加油吧!”
       前致词的完结之下,会场的气氛被炒到了最高。连我这样有点莫名其妙冷感十足的人都有点暖暖的感触,心情有点转好。
      “十代.....”这时的明日香把另一个犹犹豫豫的问句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转过身,看到了她的眼神,显得欲言又止。“你现在...还有没有像以前一样以快乐决斗为自己的目标了?”
        这个问题霎时把我问住了。一时之间我都不知道到底该回答些什么:“.......怎么搞得,突然之间就想起来问这个?”
        明日香的目光明显在逃避我的逼视,迅速的移到了一边:“我总觉得,现在的你在决斗中虽然游刃有余,但是没有享乐于其中....”
         我无言以对,一直以来在十代的内心深处搜索出来的结果大多数是关于留给他痛苦回忆的异世界之旅。三年前他所信奉的快乐决斗早已像沉入深海的船只,只能在肆虐的海流之中寻找到些许的残骸。
         明日香看我没有回答她的准备,眉头紧紧一皱,随即又松了开来。昂首走到了决斗台之上,留给我一个坦然的背影,也留给我一个无奈的思索.....
         是啊...快乐的决斗,多么让人怀念的词语。当时的我,现在看来真的是有点幼稚。没有经历过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把决斗一味的看作是一种快乐的享受,让当时的我无时无刻都在兴奋,遇到了比自己强大的对手,兴奋;遇到了一次被自己打败但是不肯放弃的伙伴们,也兴奋;就这样,一步步的走向了过渡。而最后,所有的快乐都在一瞬间变成了泡影。快的让我都有点消化不了这样的变化....
        成长,就是要付出这样的代价么?
        把自己的快乐奉献出去,得到的却一把辛酸苦涩的泪水。
        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明白我的出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我真的是十代成长后的产物么?
        还是说我只是一个被后面人踢出来当挡箭牌的傻瓜?(这个可能性很高)
        这些都不得而知。
        有的时候,我真得很希望可以回到从前,回到那个每天早上抢着吃早饭没有任何心事对决斗对手和食物来者不拒的十代那里...可是,我终究是办不到,因为...我根本就不是他....
         纠缠着我的,除了我的梦魇还有那该死的责任感!
         长舒了一口气,我把目光转向了场上。虽然大家都一样,只有我,是不一样了的么?
        “十代!”明日香严厉的口吻把我从天外幻想中拉回了头,完了,她一定又不高兴我开小差分心了。
         果然,一回头一双横眉冷对的眼睛瞪着我:“你到底在发什么呆啊!已经到你了!”
         抬头一看,果然见礼对我连连摆着“V”字型手势,旁边的剑山则是一脸的苦笑。我好像又是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众矢之的了。
        “哦....轮到我了!”走上了前台,我有点犹豫,手牌已经决定我将要采用的战术...可是好像又要惹上明日香的老大不高兴了的样子。
         不过,信奉决斗中自己至上的真理(霸王亲自传授,童叟无欺)我还是决定好好的利用现在的这个机会,毕竟礼和剑山不是像多美婶和校长先生那样的临时配对,他们不可以小觑。
         我实在看不见背后明日香的眼神和表情,不过我想她大概是不会很高兴就是了.....
         礼在我毫不留情的攻击下被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我有点不忍,刚想要询问一下,就听到她倔强而坚强的声音:“我没事!真是好有趣的决斗啊!十代大人!”
         我有点愣住,这样的话何其熟悉,不知在我的心中回荡了多少遍。这时我好像都可以听到十代在我旁边摇旗呐喊的声音。“多么有趣的决斗啊!!!”话是相同的,只是说的人不同,当年这句话不知有多少次从我口中脱出,现在却变成了我从别人的声音里依稀的识别出这对我而言如此重要的话语。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我考虑这件事的时候,因为,刚才我行动实施的代价是:把明日香彻底的激怒了..
       “十代!”
       “你又怎么了啊!”
       “你给我收敛一点!”
       “明日香....”
       “就算你再怎么有实力,也不可以把我当成傻瓜一样耍!”
       “我刚才不是有用过你怪兽么?”
       “这不是用不用的问题!而是,你也要多少体谅一下别人的心情!
        如果说我们的争吵很明显取得了现场所有人的“瞩目”,那么礼接下来的所作的事则是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了一惊。
        她发动一张名为“伙伴交换”的永久陷阱卡。
        明日香似乎对我已经极之失望,她赌气的瞄了我一眼,随即毫不犹豫的和礼交换了位置:“无所谓,反正我已经不想和这个家伙一起搭档了!”
        看着她的背影迅速的走到了剑山旁边的位置上,我也说不上来些什么...因为好像错的人是我.....
        礼似乎很得意,她仰起头自信满满的说:“十代大人!我一定会努力的!”
        从她的眼神里我找到了一些似乎被我遗忘很久的热情,心里的触动敏感了很多,我就笑着回答道:“是啊!让我们一起加油好了!”
        也就在同一瞬间,明日香不满中带着责难的话语送到:“看样子,你很高兴和我接触了配对了呢!”
       “也没有这回事了啦....”她好像有点误会我态度的转变,我只好尴尬的笑笑:“真的。”
         好像解说无效,她依旧气呼呼的转向了剑山,把对我的怒气撒到了他的身上:“快点!轮到你了!我们一定要打败他们两个人!”
         被明日香威逼的感觉不太好,剑山硬着头皮继续他的回合。
         看到始祖鸟和超进化药 改出现的那时间,我的心中居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期待感?
         是十代的感情又在作祟了?还是说本来就是我的?
         礼的回合开始,我弯下腰用着最可能的柔声说道:“接下来交给你了!”
         礼非常用力的点头,似乎生怕辜负了我的期待,不过,她的战术有的地方也有点欠妥,所以还是挨了明日香的一个重重的反击,强大的冲击把她往我这里抛来,我就顺势接住了,然后扶正了她的身体:“没事么?”
        “对不起,生命值.....”她内疚的低下头,似乎正在为刚才的鲁莽而难过。
         我没有怪她,为什么要怪呢?她只是有点没注意到对方的效果,一般人都会出现这样的失误,就连我,也没有办法保证100%的正确判断。所以我就安慰了她一下:“没有关系,接下来交给我就好了。还有,谢谢你刚才的盖卡,真是救了一命啊!”
         明日香没有停止她对我的不满,可能真的是因为我的态度差了不少的怨念:“什么嘛!刚刚明明还一直在无视我的盖卡...现在反而....”
         心中莫名豁然开朗起来,我抬起头看着明日香皱成一团的眉毛,笑了笑:“和你这样的决斗,真的也有好久没经历过了呢.....”
         这回轮到她愣住了,眼睛里闪耀出一种让我熟悉的疑惑。
         我终于展开笑颜冲她比了比手势:“那就让我来展开一次快乐的决斗吧!”   
         其实并不是我多变,我只是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一次次的交锋中,三年前的回忆开始变得格外的清晰,脑海之中,我可以很肯定的确认了一点,至少那个时候,十代,他是快乐的。
         无论之后发生了什么,只因为曾经为一次胜负而感到欣喜,为一个新朋友的加盟而感到快意,这才是尤贝尔他把“十代”这个名字和身份托付给我的最大含义,就算之后遇到了什么更加痛苦伤感的事,只要因为曾经的那一份对现状的满意,就一切都足够了......
         既然当上了“游城十代”....为什么我就不能做的更加符合贴切这个身份呢?
         对着明日香,我也说出了我的想法:“其实...过去的怎样痛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经历挫折之后,我有所成长,并不像当初的幼稚,但也不能像现在用远离来武装自己,我真的...很高兴认识了大家,还有认识了你,明日香。”
          体验过伤痛,也感受过快乐,这样的人生才是最完美的。
          多少有点了解了,明日香对我的怒火。
          她不是在怪我怎么任性,而是为我的不近人情而痛心。就冲着一点上看来,我还真的没有扮演好“十代”这个角色,就算我再怎么了解他这样的人,他这样的性格,最后留给我的还是自己的主动权。
          想通了,心情好象顿时神清气爽起来,面对决斗的兴奋感终于开始也在我心胸中漫涨。
          至少希望,不要辜负了尤贝尔和十代他们对我的期望...我也想要,快快乐乐的去体验一次决斗.....
          真得很谢谢你教给了我这些,明日香......
          礼的永久陷阱卡被明日香破坏了,一切也回到了正轨。我没有再一味的以自己作为中心,而是好好的配合了明日香的战术,在最后,取得了胜利.....
          配对决斗终于圆满的结束了,我和明日香也在大家的欢呼中握手祝贺,她的眼睛里似乎还在闪亮着什么...这一次,我倒是没看透......
         


          回去红的路上,我又遇到了等待着我的明日香:“哦?明日香?”
          她一开口就把我惊了一下:“那个...今天谢谢你,十代...”
          我淡淡的笑笑:“谢我?可我什么也没干啊?”
         “托你的福...我已经做好了一个决定.....”
         “?决定?”
          她没有回复我的疑惑,而是把头转向了灯塔,也就是码头的位置,那里,一艘豪华的油轮正闪烁着霓虹的光彩。
          吞吞吐吐的一句话也被咬成了好几段,让我直听得如坠云中雾里:“...没什么了啊...真的...我只是...其实...我对十代你的事情......”
          我看着她,等待下文。黑暗中,隐隐约约好像可以看到她的脸低到了脖子的位置,局促不安。
         “其实我...我....我是很高兴可以在决斗学院遇见了你....从今往后,我们也要成为好对手啊......”好不容易把一长句话讲完了,她伸出了手,我也轻轻的和她握了握:“好的。”
        “我该走了!”我越过她,往这宿舍跑去...却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啊!对了!”
         明日香本欲离开的脚步也停下了,她用一种说不清楚是探究还是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忘了...我也有句话想要说来着....”半侧过身子,伸出了右手,冲着明日香一点:“赢了!来了场好久没有的有趣决斗呢!谢谢你!明日香。
         是十代的标志性手势呢....我心里在想着,不知道等到回去以后会不会给霸王取笑.....
         为了不得到反效果,我立刻往回跑去,然后转过身,看见明日香依旧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我高高的摇手,然后继续往宿舍奔去...
         今天这一天...真得很高兴呢........
          这一晚上,我没有再做关于尤贝尔和十代的梦,相反,在新的梦境中,我看见了.....大家....
          大家在向我微笑着......有万丈目,有翔,有明日香,有剑山,有礼,还有约翰,奥布赖恩,吉姆....
          他们一边招手一边呼唤着:“十代....无论你是谁,我们永远都是你的朋友......”
          我,不会再孤独了。
.......后记:....好人结局...给大十代颁发新时代好人卡一张.....并配送大红花一朵.....= =欢欢喜喜得过大年(这句话可以无视....)我讨厌好人!也讨厌好人结局......看天...我怨死了....怨怨怨怨怨怨(无限重复)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