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祈祷
   低下头,两手合十。闭上双眼,内心一定要虔诚,把所有的真心实意都拿出来吧!这样,天使才能听见你的祷告.....
   冷冬,寒意,饥饿,无家可归,死亡。
   这就是最最残酷的现实。你永远也看不到,光明和温暖到底身在何处。就算是从世人的口中得知,无法将其具象化的大脑只能创造出一个虚幻的梦花园。黑夜沉沉之下,冰冷的不止是料峭的晚冬,还有,人与人之间无法逾越的距离。
   十代离开了那个耗费了自己将近10多年生命的地方,黑暗陈腐的气息在逐渐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那清新到冰冷的空气。所有的朋友们都出来了,眉眼之间带了些许的不舍和些许的挽留。无法相信,这样一个得到大家敬意的人居然就要这样莫名其妙的离开了,而究其原因,居然是因为自己!!
   轻快的冲着送行的队伍里的好友们挥手,回头却见到剑山的脸上已经湿润起来,嘴里喃喃的吞吐着字句:“大哥.....别走....大哥。”
   无意间感到心里也是一酸,但是生性善良的自己总是不愿意流露出一点点悲伤和难舍难分,来以此刺激着早已在心中哭喊数声的朋友们.....
   你们的眼泪....对我而言是最珍贵的,如果不是特殊的情况下....我一次也不想要看见....因为...我想看到你们微笑.....
   脸上持续绽放着仿佛凝固似的微笑,虽然肌肉的酸疼在提醒着自己,这种程度的装模作样实在是已经到了极限。
   鼻子早就已经难受得一塌糊涂了....连眼睛里都泛起了光,可是,就是要把泪水憋回去!一定要憋回去!...
   不想要....不想要他们看出自己的伤感和失落。
   强迫自己转过身子,把瘦弱的背朝向了大家,挥手的时候乘着不注意的机会飞快地擦过眼睛,将无法控制的泪光拭干。扛起了行囊,头也不回的奔跑起来。
   身后,是一片肃穆的寂静.........
   神啊!如果真的有神的存在的话,请你,求求你!去保佑十代吧.....就算用我们所有人的生命去祈祷,也请您听到我们的声音。希望,可以出现一个人,他有力量去保护十代,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不离不弃,一定要保护好十代........永远的....
    

   我听到了...........沉睡的意识,睁开了双眼。谁在呼唤我?......谁需要我?
  


   雪....降了下来,铺满了地面。整个世界就像是一片雪原,令人啧啧称奇。只是在这片银装素裹的包装之下,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残酷和悲剧。
   路有冻死骨,这片银色世界下的真正主控者却是死神本人...无家可归的人们蜷缩在任何一个可能保暖的地方,用着自己的身躯彼此抵御着严寒的侵袭。
   可惜的是孤独的旅人没有这样的优待,十代找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坐了下来,受伤似的垂下眼眸,清亮的茶瞳之下隐藏的些许黯然,没有人注意,只要自己的房前没有雪不就行了?....哪里管得着别人?!
   冻僵的双手已经抓不住任何的东西,连想要盖在身上的外套都失手滑落了下去,干燥的冷风吹得手都开裂了,钻心的痛苦像几十万条小虫正在撕扯着自己的身体。“......好冷......”热气从嘴里面呵出,却是一点悬念也没有的在半路上就消失得一干二净。“.....谁...帮帮我....帮我把.....”
   讲了一半的话,消失了的词尾被阴湿的空气彻底的吞噬了。
   隔了不到几米距离的开外....一个人冷漠的抬抬眼皮望向了这边....仿佛没有看见一个身影倒下去的样子,又懒懒地蜷缩了起来,把头无视般的撇向一边。
   .......你看见了么?这就是你在放纵和所谓坚持的现实,没有温暖的现实,你别再傻了!这样的世界有必要让你做出如此的牺牲么?
   你错了!....他们...他们只是.......
  


   你是一个笨蛋....我早就说过了,你太单纯了,单纯的不像这个世界的人.....如果你没有办法保护好自己的话,那么就由我来接手你的身体好了,那样,我才能更好的保护你.......
   

   嘻嘻索索.....嘻嘻索索.....
   怎么搞的?冰冷的人们抬起头目光呆滞的四下巡视。
   破灭的光芒下.....冷金色眼瞳放射出比这酷冬还要严沉的寒意。血红色,那许久没见的残阳的色彩,绽放在死气沉沉的雪原之上。你听见了么?....人们绝望的呐喊.....和.....人们濒死前的哭嚎?....
   我为了你,做了这些事....代替你,向着这个冷血的世界复仇!
   放逐罪恶的方法就是成为罪恶,惩罚无情的方式就是变得无情。我知道你是做不到的,所以....我背负起一切,就算是你会误会,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谁。
   愤怒的力量是最强大,仇恨可以让人毁灭也可以让人复生,逡巡在现生的灵魂们,挣扎着在求得一刻的生命,却看不见其他弥足珍贵的东西,舍弃了人性的现世,就是豺狼虎豹的世界。你可以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消逝而无动于衷。世上最残忍的动物是什么?!
   是人!!
   最容易受到盅惑,最容易因为背叛而丧失自我,最容易被欺骗。
   多么的愚蠢可笑!!!
  

 

   睁开了双眼,寒冷的感觉好像突然间消失了一样,十代困惑的爬了起来。难道是神的保佑?还是上帝的慈悲?为什么自己没有立刻葬身在这片地狱之中,反而是从一个地狱掉入了另一个地狱?!
   全是雪!鲜红的雪!!铁锈的腥味潜入了鼻腔,呛人的血腥味。这里,就是地狱的延伸.....
   捂住嘴,干呕着,仿佛希望把所有可以呕出来的东西都吐出来。惨死的人们惊恐的脸庞,好像在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他们想要传达的对象却是从身体到精神的震惊,却是完全没有任何线索。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一下子就杀死这么多的人...而且还手法这么残忍...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留下自己!!
   到底是...到底是谁?!
   ...................
  “.......”一只手,从左边突兀的伸了出来,抓住了十代的裤脚,嘶哑着嗓子怀着怨毒的恨意:“....凶....”
  “喂!请你振作点!到底是谁干了这些事?!告诉我!喂!~”虽然恐惧像野草一样疯涨了起来,战栗的双手还是搭住了幸存者的肩膀,疯狂的摇曳:“请告诉我!到底是谁?!!”
   不要!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凶.....凶手!!!!!杀人犯!!!....”咔!
   颓然的跌坐下来,眼睛呆滞地望向了远处......脚边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冷却,被扭断了脖子的家伙瞪着血红的眼睛,死不瞑目地望向了自己,而左手依然保持着凶狠的气势....十代终于发现....他最不了解的...就是自己...
   我...杀了人.....杀了很多人.......
   满身的鲜血,把原本白色的外套......染成鲜艳而且妖冶的血红!!多少个惨嚎的灵魂在天空中哭喊着,冲着杀害自己的仇人扑了过来,却穿过了他的身体,连一点温度也没有留下来。
   举起双手,看见自己颤抖的手掌上,被血液污染的看不见掌心,只有密密麻麻错综复杂的指纹。做出一个个鬼哭狼嚎的鬼脸,嘲笑着自己...讽刺着自己.....
   Crash!Destroy!And Forget!
   No one could save yourself except you.Don't trust anyone else.On this world which can suvive is only you.

   当破灭的种子的开始发芽的时候,你看见了么?我为你做的一切...我暗自嘲笑,主..真的是存在的呢!
   Be my side or you'll die.
   也许是真的吧......
   世界ではほとんどの終わり
   这就是在上演着一出....终焉的物语......
二月:祈祷(完)
请期待三月:逃亡
越来越黑暗,越来越晦涩....大家无视吧~偏爱血腥味严重的,结果这篇文就很可怕了.....= =看天

創作者介紹

X-OVIS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