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return

  藤原:哼....已经不需要伪装了,你应该已经察觉我是谁了吧。
  吹雪:啊,拥有Darkness的卡片,除了我以外的唯一的人选:藤原优介!
  OP来了
  约翰:那就是....藤原优介.....
  旧代:自愿进入Darkness世界的男人。
  吹雪:藤原....那个时候的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但是....还活着....对吧?
  藤原:哼,那是自然。所谓的和Darkness一起存在,不是指的自我毁灭。
  吹雪:但是!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藤原!赶快把你抓住的人们的灵魂解放把大家的记忆恢复到原样!
  藤原:你已经知道了我与Darkness的世界已经是一体化的事了吧,在Darkness的世界里没有胜利者,也没有失败者。既没有孤独,也没有痛苦。有的只是和那一切合并的一体感而已。所有的生命都是一体的,所有的感情,无论是痛苦和迷惘都是由大家一起背负。这才是所谓的最完美的胜利,就算不战斗也可以体验的究级的胜利。【靠,这段我好辛苦= =不想弄错了= =】难道你不认为这是非常完美的世界么?
  约翰:到底在说什么......那个家伙。
  旧代:藤原!被抓住的人们到底怎么样了?!
  藤原:他们活在他们所期望的世界里面,也就是说,察觉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是无,然后真实的意义是:为着拥有无上力量的Darkness的大门打开而做着准备。
  旧代:你说什么!
  藤原:吹雪!你根本不用害怕,这已经是最后的失败了。然后你的痛苦将由Darkness全部的背负起来。
  吹雪:....
  藤原:轮到我了,抽牌。环境魔法,净界。
  吹雪:这是
  藤原:由于净界的效果,因为怪兽所有的属性将产生强大负面影响。
  吹雪:什么?
  藤原:真红眼的属性是黑暗。拥有那头怪兽控制权的玩家无法发动攻击宣言。
  吹雪:你说什么!
  藤原:什么接受所谓的牵绊,那种东西根本不存在。把一切的根源切断,全部都归究到Darkness的手掌心中。
  旧代:净界....
  约翰:真是难对付的卡片。
  藤原:你就看清楚吧!在Darkness的世界里面可以称得上是顶点的怪兽,我发动魔法卡,净化牺牲【clear scarifies】把墓地里面存在的净界怪兽当作祭品,可以召唤我手牌之中的高级净界怪兽,我把【上次出现的1】和【上次出现的2】当作祭品,召唤clear bise dragon【?我也不知道对不对= =】clear bise dragon当然也是没有种族的
  旧代:没有种族的怪兽?!
  约翰:那就是....那家伙的王牌么?
  藤原:吹雪,我已经很清楚你是那种拥有相信着羁绊的决斗者的属性这件事了,你的确是在Darkness的力量之下守护朋友的!尽在烦着些伙伴什么的家伙呢,但是那种麻烦的感触现在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了clear bise dragon的攻击力是0但是这家伙拥有反利用对手属性的效果存在,也就是说对方怪兽的攻击力的2倍就变成了clear bise dragon的攻击力
  约翰:居然是对手怪兽两倍的攻击力?!
  旧代:也就是说,无论是什么样的怪兽也无法超越那个力量了?!不妙了,这下子一击就要胜负揭晓了。
  吹雪:真是无聊。
  藤原:恩?说什么啊,是你好不容易的最后的遗言,我还很想要听一下呢。
  吹雪:我已经说了很无聊了!
  藤原:.....!
  吹雪:你,为了追求究级的力量,才坠入了Darkness的世界的。我,被你最后的说话弄错了,只是认为当时为了达到顶点的你最后的身影,觉得很凄艳而已。但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为了这样的东西,一直被称为天才的你会被Darkness给彻底的迷惑了呢!!什么舍弃属性?和大家合为一体?没有失败就得到胜利?!真是太无聊了!你只是...没有发现人类存在的无限的可能性而已,你并没有超越人类,你只不过是在Darkness的世界里面失去了自己的心而已对吧!
  藤原:就算是曾经和Darkness为一体的你,只有这种程度的理解是么?
  吹雪:藤原!!
  藤原:你只是看见了世界的一个表面而已,愚蠢的坚信着希望和可能性这种无限的未来,从而无法跳脱出来而已。
  吹雪:!!
  藤原:看好了,一个人真实的痛苦。被Darkness肩负的样子。
  吹雪:!!这是......
  旧代:!
  约翰:!!
  藤原:那就是,他们本身内心里所想象着的未来的样子
  于是再来
  散打:已经不要了,饶了我吧!.....从现往后.....还要这样战斗下去么......我....我......
  杂兵1:嘿嘿!这家伙是万丈目,在职业赛里面一次也没胜过的
  杂兵2:这也无所谓了啦!就算是什么样的垃圾都还是职业选手,一定有之前的卡片,对吧。
  散打:怎么了,你们是什么人?
  杂兵:我们是决斗者猎人。一直在寻找着像你这样的人,进行着赌牌决斗。
  散打:垃圾是么.....我也觉得挺合适的。
  杂兵:嘿嘿
  Duel!
  散打:....居然被这种家伙逼到这样.....但是....这次抽牌将要结束这一切【捣乱黄】
  散打:!!
  捣乱黄:阿尼基!和那个时候是一样的.....
  散打:这么说的话我怎么样也赢不了那些家伙
  杂兵:快点抽卡啦!
  杂兵2:你已经逃不了了
  杂兵3:怎么说都是我们这边稳赢了
  猥琐笑
  散打:可恶......垃圾!【看reborn中】
  捣乱黄:阿尼基!
  散打:出来吧!
  灯!
  散打:这里是!
  司仪:真是太令人吃惊了!万丈目准犯规了,居然抽了第一张牌下面的卡片,职业赛开办至今这样没有水准的决斗者还是第一次!这一次一定会毫无疑问的接受警告处分了吧!
  散打:嘿嘿嘿~终于....解放了么?
  翔那边
  杂兵:不要开玩笑了,这样的职业比赛听都没听过,我要回去了。
  翔:不论怎么说,我都没有力量可以完成哥哥继承给我的全新的比赛。
  翔:尼桑....我已经是极限了
  狱帝:.......
  翔:尼桑?尼桑?
  凯撒变成沙子了
  翔:太好了,已经不再需要努力了。
  阿斯卡
  学生1:我们的未来而言怎么样才能够成为一流的决斗者呢?
  学生2:快点,回答啊!
  学生:切!果然说不上来
  学生:哈哈哈,嘿嘿嘿
  阿斯卡:等一下,我只是很沉浸于决斗的快乐而已
  阿斯卡2:老师,你有教育别人的资格么?
  阿斯卡3:你那自以为是的话只是为了自我满足而已。
  阿斯卡4:还是不要说这些废话了吧,失败者。
  阿斯卡:....不,别过来.....
  阿斯卡5:你没有可以教育别人的心
  阿斯卡6:你没有作为教师的资格。
广告来临,明天再见= =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race
  • >司仪:真是太令人吃惊了!万丈目准犯规了,居然抽了第一张牌下面的卡片

    咦,亮不是经常在做这种事吗?(爆笑)难不成他因为这样,才没有办法在职业赛待下去,跑去打地下SM决斗?



    >杂兵:不要开玩笑了,这样的职业比赛听都没听过,我要回去了。

    唷,翔你怎能为了此事而难过呢?想当年亮连输十场比赛也曾落魄至此,最后还不是在地下SM决斗大翻身。所以说,翔你也应该参考参考老哥的办法,去开垦新领域啊XP
  • 靠!你好狠!!XDDD
    两个都SM算了

    lmz0114 於 2008/02/14 15: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