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战争
   战争这个词真的是蕴意万千。
  它可以是两个国家的纷争,多多少少的生命的陨落,就像是地狱里的血池一样,永远承载着人们的辛酸和悲楚。透过凝固冻结的血块,你可以看到无数的灵魂正在其中穿梭尖叫着,妄图从这个束缚住自己的贽铐之中解脱出来,却不知道无论怎么样的努力都不过是白费功夫。
   同样的,战争也可以发生在两个单独的个体身上。只要有怒气,只要有嫌恶。人与人之间的战争就绝对不会停止。
   哪怕是单方面的,也是靠着燃烧那虚无的憎恨火种逐渐侵蚀着一个人的心灵.......
   
   我讨厌他......那个老是被十代挂在嘴边的人!
   十代是我的!我不允许任何 人在他的心中留下位子.....除了我.......
   有的时候......一个人的独占欲真是可怕......
   If you are betrayed me,I will done anything to get your back,anything.....
   绝对....不允许背叛!!
   就算明明没有做过什么约定。但是,不允许就是不允许!
   
   和这个叫约翰的人是第一次见面,金眼的“十代”在心中暗自思索。就是他.....一直是十代心中最大的痛也是最大的爱。一个让十代自我纠缠到莫名其妙程度的人......一个,他爱着的人......
   一想到这个就感到内心一阵的绞动,嫉妒.......就是这个很不符合自己的名词.......
  “初次见面,约翰·安德森。”『十代』跳下了高高的石阶,面无表情的站直了身子,熠熠闪光的金眸闪耀着约翰完全不熟悉的光辉:“我叫霸王......是寄住在十代体内的衍生人格。”
    约翰的大脑首次出现了严重的龟裂,他已经无法接收这样的讯息了,就像是一台已经死机的电脑,连一点微弱的电波都发射不出来。
      一个既是十代又不是十代的人.........
   “衍.....衍生?”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这个人,约翰只觉得最近接受讯息的能力正在直线下降,为什么天底下有那么多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
    霸王的面部肌肉似乎就像是完全坏死了一样,一点也没有动静。但是璀璨华光的眼眸却在传达着一个让约翰有点悚然的资讯:他,在打量着自己。
    完全带着目的性的打量,似乎从高高的地方俯视一样,充满了沉重的压力。
    这的确不是那个十代可以做出来的。
    和十代呆在一起的感觉就是如沐春风一样,从心底里都会彻底的放松起来。忘记一切的烦恼,只有眼前的幸福才是难能可贵的。
    可是.....这个自称霸王的拥有和十代几乎完全相同样貌的人.....从他的身上一直都在散发着绝望和冰冷的气息,就像这被血液浸食的山洞一样,阴寒的彻骨。
    满意的看着约翰打了一个冷战,霸王轻轻的越过了湖蓝发色的少年。冰凉的脸上首次出现了冷漠以外的表情:嘲讽。
   “你就没有想问我的事么?”就连声音也.......每一个字句吐出来的瞬间都似乎在降着洞内的温度,似乎是在向着着某些蠢蠢欲动的阴魂冷笑,表达着自己对一切的不屑一顾。
    约翰不敢问,但是又想要问。欲言又止之下,手也微微前伸,却不敢触碰对方的肩膀。
    狱帝的敏锐立刻让他察觉了些什么,接过面对异样的少年不敢开口的约翰的心声,转而转化为表面的形式述说出口:“是你杀了那么多的人么?”
   “没错。”回答的真是简单明了,一点不含糊。完全没有否认的想法,霸王把阴冷的视线转向了代话的凯撒,只是只是这两个简易的单字就足以把约翰和爱德的心全部震撼了一遍......
    没错.......么?
    真是一点也没有忏悔的意思,反而高傲的口气里面充满了似乎是对下等生物的不屑一顾,好像被杀那些只是蝼蚁一样令人不齿.......
    在他的眼里.....没有人可以立足......他们就像是一种生物一样,根本不算是人.....既然不算人,那么也不叫杀人咯?
    

     真是可怕......狱帝下了结论,对于面前的人的态度完全转变成了和对十代完全不一样的戒备:“你说你叫霸王,而且是十代的衍生人格.....那么请告诉我们,真正的十代在哪里!!”
     霸王继续僵硬着脸指着自己的胸口,滴水不漏的回答着凯撒的问题:“在这里。”
     约翰猛抬起头,眼里满是疑惑不解。
     爱德醒悟了过来,连忙脱口而出:“你是说十代被你囚禁在内心的深处?!”
     霸王的表情变得鲜见的愠怒起来,可是他并没有多加辩解,而是静静的回到了石阶上,静静的坐下。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挥手之下,血雾开始慢慢聚拢........
    “喂!等等!把十代还给我!!”见到血雾之下越来越模糊的身影,约翰的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安,好像有什么在哭喊着,害怕着,也许这一次再留不住十代就绝对没机会了一样。
    “还给你?”反问的句式里同样充斥着讥讽:“很好.....约翰,我明白了.......但是你明白么?”
     莫名其妙的话语让约翰摸不到头脑,但是直觉告诉他的是,这个霸王“十代”对自己有着相当大的敌意。
     人啊人.....总是这个样子。
     幼稚的总是在期待着奇迹。
     


     可是.....你又知道什么?你明明什么也不知道........
     下次见面的时候......我相信.......一定会更精彩的.........
     霸王这可不止是单纯的名词哦......因为,这是在指引我的未来.........
     我霸业开始的未来........

5月 战争完.....


6月:启示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