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return

......拖了3个月....不好意思拖了......继续继续。
其实看一眼blog....这里真的到处都是5DS的足迹了,所以囫囵的贴一个GX的来充充!(好意思的)

  6月·启示
  被凯撒和爱德拽着衣角拼命的拉出了那座被诡异的血腥味充斥的山洞的约翰站在冷风凌冽的外场上,凝视着这座突兀威严的巨大拱形物。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拉出来!十代!真正的十代!我要救真正的的十代啊!!”转过头就是含怨的双目泛着水光,里面那个人!那个人对自己何等重要!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呢!!
  爱德不顾自己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就立刻冲上去揪住了约翰外衣衣领,声音高出了好几倍的怒吼:“别傻了!!约翰!你明明知道那个不是我们认识的十代!”
  却感觉到手上一沉,银发的青年诧异的对上对方的眼眸,却发现那莹绿色,宛如上好祖母绿的瞳孔里承载着悠远的绝望。立时惊得手一松,看着约翰步伐不稳的连连后退了几步,安静而颓然的倚靠在冰冷的洞壁上。
  余光瞟过身后的狱帝,却接收到类似于:“你活该”式的眼神,爱德不免气结的甩手用力的蹬着脚步,撇开亮和颓废的约翰,一屁股坐在了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那你来好了!!”
  狱帝冷漠的转动了一下身子,眼皮微微抬了一下,从老远处就对约翰发射出了『精神光波』:“那么你回去就万事太平了?如果可以你就回去吧!!!”
  约翰语塞的仰脸,爱德不得不按了按额角....果然是颇具地狱凯撒之风的“安慰”,虽然与其说是“安慰”还不如改为变相挑衅,但是神奇的是...目前为止被这种挑衅真正点燃怒火的人士是一个也没有。
  一边观察着约翰的沉默寡言,一边选择更加犀利的措词。狱帝非常完整的发挥出了自己与世具有的说话方式。
 “如果说你这样不要命的跑回去可以把十代和你自己安然的带回来的话!你就去啊!!!你能么?!.....如果不能的话就给我乖乖的留在那里!”
  这个时候的爱德打从心底里面感叹毒舌一条走天下的名言警句。但是这个时候继续看着约翰被得理不饶人的的亮一阵打击下去,估计不是个心情低落的也要变得心情低落了。
 “好了好了!你停!”挥手阻止住一脸不快的凯撒,爱德轻轻的拍了拍约翰已经无力下垂的肩膀。轻声温和的调解了起来:“我们现在的心情和你是一样的,看到那个十代变成这副模样....但是,冲动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都能看出来...那个霸王十代绝对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家伙。”
  
  
  约翰...走了.....太好了..真的走了....呵呵...他没有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么。
  冰冷的完全感觉不出来任何的询问语气的问句。
  十代努力把眼眶的泪光咽了回去,战战兢兢的望了望坐在自己身边一脸漠然无视表情的霸王。“你想做什么.....”
  相似的脸上挂起了类似于嘲讽似的表情..十代甚至不能确定那叫不叫做笑...因为实在没有人见过笑是不用将嘴角拉成弧度的。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为什么就可以连续不停的散发出震人的寒气呢?
  十代不明白,就像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温和的自己会生出这样的第二人格一样。
 “我想做什么?我想做什么难道你不是应该是最清楚的那一个么?”就像是愚弄对方一样,有着金色璀璨双眼的少年迅速把问题大球扔给了原本提问的主人“我想做的事就是你想做的。”
 “可是我什么也不想做!特别是你干的那些事!!”抑制不住一直以来被压抑的痛楚,十代第一次冲着这个自己相当畏惧的人提高了嗓门。
  

  虽然换来的却是一声不轻不重的鼻音。
  霸王冷静的斜了一眼双拳紧握的十代,打量着他积压在胸口中棉花一样的怨愤。随后转入了沉默的默认选项------一个最常用的解决话题的方式。

  我想做的就是你内心深层最不被重视的愿望,人啊...其实都是觉得自己特别伟大,事实上,谁还不都一样么?
  杀人也好,被杀也好。
  憎恨,积怨,怒火,绝望。在拨开了一层层华丽的外包装之后,展露在阳光下的,只有赤裸裸的本性。
  没有一个人,可以像初生的婴儿一样纯洁,只要沾染了世故的痕迹,就算是最善良的心也能衍生出嗜杀的人格。
  而我,就是这样才出现的。
  因为你..最被埋藏的.....是对这个世界深深的憎恨!!

  其实就算说出了理由对于自己也是不痛不痒,但是也许是一时心软,霸王并没有告诉蜷缩在一边显得极为沮丧的十代,自己出现的真相。
  
  不过最讽刺的也是这一点。霸王闭起华光闪耀的瞳仁,打从心底里鄙视方才出现那个词-------“一时心软”。
  如果想要成为真正的霸王,心软这种东西存在的意义就是阻碍,更何况面对目前的状况,怎么看都是尽快可以掌控身体的全部主导权才是胜利的关键。
  
  过去跟着十代偷偷看过的《世界律法书》上刻印的启示录的第一章就是这么列举着:
  ·当你回过头来看一眼史书,才能发现这个号称文明的世界是多么的野蛮。
  ·不靠自己努力取得的东西就和路边的野草一样不具备任何意义,当然,只是在一个人有廉耻心的情况下。

  于是这两条到了霸王的内心里面就自动转化为了一个完整的句子:既然如此的不公,那为什么不以自己的方式去改变这样野蛮的世界。靠自己的双手,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未来。
  霸王是高傲的,不屑于自己不动手取得的东西,自己的愿望,哪怕是那天边振翅翱翔的雄鹰也比之不及。
  就算这个宏伟的愿望只是基于一个很微小到无物的理由。
  目前...还不想说。
 
  
  古老的乡村,目睹落日的老人,身边那破旧的躺椅上蜷缩着已经饿死的孙子。浑浊的眼泪悄然从苍老的脸上滑落,树皮一样粗糙的手指轻轻的拂过孩子已经僵硬的脸颊,烟袋斜斜地搭在手边的石台上,一本残破的童话书翻开了最后一页。
  嘶哑的不带任何情绪波动的嗓音缓缓的陈述着不知念过了多少遍的故事...已经不见了公主与王子幸福和美的结局,也没有了战胜大灰狼英勇的猎人。童话,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一种不带感情的默念:  让这个死亡横陈的世界毁灭吧!
  重建一个世界,就先要破坏一个世界。
  重生时时刻刻都标志的过往的毁灭。启示着每一个走过来的霸业者:功成万骨枯,只有无情才能制裁无情。
  接受启示的我---霸王。将在这里发誓,绝对不会忘记这个信条。
  
  手中的长剑微微的颤抖,霸王知道,这是十代廖若无物的抵抗。
  善良这种东西还是和负罪感一起见鬼去吧!
  毫不犹豫的斩向了对自己刀剑相接的戎装士兵,霸王阴森森撇嘴,无视一样的快刀斩乱麻。扫过去了一片.....楞下几个傻傻的站的老远光负责喊话的军官,目瞪口呆的盯着满地的鲜血。
 “宣布从现在开始向我臣服,否则你们死路一条。”
  没有一个霸主是一个人单干得到天下的,霸王深刻的知晓这一点,就算是孤高的心也必须认同的一点:自己必须要有同伴。
  不过只是同伴,手下,并不是朋友。
  霸王不需要朋友,The supremeking had no friends,only the Darkness can stay  around.(抄台词ing)
  眼见一群哆哆嗦嗦半跪在面前的家伙脸上恐惧的神情,霸王满意的将占满鲜血的双手一一点过那些家伙的额头,欣赏着这些趾高气扬的下等生物的畏缩。
  管你是什么将军也好,军士也好,你们的畏惧和之前的助纣为虐都是我生存的食粮。
 “从今天开始收编霸王军。3天之内给我调配10万人来,没有价值的人没有存活的意义。”一口气交代着自己的意愿,看着他们既害怕又无奈的眼神,沾染鲜血的红外套主人的背影显得更加的冷僻。
  基业,从这里开始。
 
  7月·崩坏 更新渊源流- -

  更新完结...下次更新遥遥无期= =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影月-霜之哀伤
  • 路过。

    对霸王殿下的理解,和你并不一样。
    怎么个不同我也说不太清楚。
    王者真的注定要孤独吗?
    我可不这么认为。
  • 嘛嘛,其实这个黑暗文,对我而言就是黑的越彻底越好。
    那句英文台词是我涉嫌抄袭美版的(干笑)
    因为最近实在贴近GX越来越少...看了下美版的台词除了被里面坚持自己是孤独的亲爱的萌到了,还有更多不同的感想...
    有点像是某种全新的理解..
    毕竟国界不同美日双方的理解也截然相反
    哎呀其实这不是找借口,就像我目前还看不懂《罪之星盘》一样,因为无论是哪一方都会有改变。只是循环渐进的过程不同而已。
    特别是....郁闷完美版的144之后= =
    过去对亲爱的理解是建立在kenn演绎的基础上...虽然美版的声音囧到吓人,可是作为某种程度而言我还是很欣赏里面的措辞的
    没有亲耳听过的恶魔可能也不是了解的特别深刻吧(不过貌似要人听就是折磨的一种)
    对我而言,展开另一个角度用类似却又不太相同的视点去接受一个人物还是挺有趣的,不是么?XD(这一段超长orz)

    lmz0114 於 2008/05/18 14:22 回覆

  • 黑狗
  • 喔喔~!!

    在後面的霸王好帥阿~~!!(自重

    鮮血跟霸王絕配阿~~~(妄想自重

    我把我的血也給你吧~~霸王大人~~!!(向霸王奔去...被砍死
  • 如果可以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去么?(?!)^ ^

    lmz0114 於 2008/05/19 13: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