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序言。
  這個的確是……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想要把這個坑填掉,也許單純只是因為覺得都寫了那麼多了接近完結了還坑掉太不厚道吧- -
  11月還是遙遙無期。
  嘛,爭取完成它,反正只剩下兩個月了。
  不過主要問題是我自己也不記得原本的設定了,唉,真不知道該怎麼編下去。



  

殘障之月 十月 悲慟

  黑暗,不斷地侵蝕著這個世界。

  就算點亮光明的火炬,卻也不能將這個絕望的現實照亮起來。

  我冰冷的雙手里握著的武器透出攝骨的寒意。

 

  霸王,毫不猶豫的下手了。

  恢復意識的那一瞬間,我只看見滿地的鮮紅,還有臉上刺鼻的血腥。

  伸出手指,含入口中。

  一股令人有些反胃的感覺在口腔中擴散開來。

  原本溫熱的液體,化在舌尖上,讓我感受到無與倫比的酸甜。

 

  叛軍們在一晚上被徹底剿滅。而霸王也沒有達成自己的諾言。

  他居然也會有累的不行的時候。

  身體的主動權再度落在我肩上。

  這次內訌的主謀毫無懸念的是那個被尤貝爾意識曾經佔領的約翰。因為被霸王砍倒的倒楣鬼里面就是不見他的影子。

 

  雖然,我不知道霸王可不可能對約翰出手。

  畢竟,原本的十代是不會允許這件事的發生的。沒錯,就算現在的他不過是這個身體名義上的主人,但是他的意識,卻對我們兩個的行動都會造成不大不小的阻礙。

 

  也許是知道內訌部隊成不了什麽氣候。約翰逃跑的時候還不忘留下一張紙條給那個我還有霸王。

  上面猶如鬼畫符一樣的文字讓我忍不住露出一抹嘲弄的笑意。

  我的存在,貌似完全都是被無視掉的樣子。也罷。現在就隨便你們小看我即可。

  繼續忘記我的存在,繼續不介意我的小動作!

  我偉大的計劃,早在霸王出現的那一瞬間就開始醞釀了。

  事實會告訴世人們,真正的勝利者,往往是不被別人注意到的角色。

 

  我們都壞了,壞的無比徹底。

 

  印著充滿腥味的狂風,那個雙色隻眼的人笑的無比黑暗。

  崩潰的現實之下,是崩潰的人性。

  光明快樂的十代,冷酷無情的霸王,還有那個讓人摸不到頭腦的十代。

  融合了他們兩個個性的產物,因尤貝爾的契機而誕生。

  對什麽都不那麼在乎的十代。

 

  他不像原本的人格那樣計較與夥伴的牽絆,與約翰的糾纏;又不像霸王那樣對原本的人格如此在意,傷害了他的人都會被嚴厲的制裁。

  豔麗雙瞳的男人,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靈魂。

  他的冷靜和沉著,與霸王的冷漠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卻有透著別樣的風采。

  一直以來都是被壓抑著的人格,到底有著什麼樣的秘密呢?

  世人無從得知。

  至少,現在是如此。

  就這樣,孤零零的身影在月光下停滯。他手中的長劍上的鮮血,遵循著世界的理(ことわり),慢慢地,緩緩地,溅在地上,逐渐和大部队汇流。编织了一幅残酷为名的妖艳壮锦。

 

 

  愛德的手在顫抖。

  自己在畏懼麼?爲什麽?就算对手怎么強勁也好,也不至於恐懼吧?

  可是,眼前的人卻是不一樣的。

  捫心自問,愛德从来不覺得自己的鬥志會因為對手而動搖,可是,現實就是這樣直白。

  自己没办法攻击,那个长的和约翰一模一样,却散发出无比邪惡氣息的男人。

  真是見鬼了。

 

  愛德這麼在內心吐槽著。

  先是十代,現在居然連約翰都……

  那雙橙黃色的眼睛,約翰原本清新的氣質蕩然無存,猶如豺狼一般嗜血的個性和奸詐的作態。在自己和凱撒不知道的地方,邪惡已經開始如此蔓延了么。

  沒錯,約翰,回來了。

 

  不,說他是約翰還真不對,他給人的感覺,就和當初遇見那個霸王十代一樣,迥異的令人戰慄。

  亮第一眼就判斷出了約翰的狀態不妙,適時阻止了自己沒心肝的歡迎儀式。

  而在那之後,“約翰”就針對兩人開始了挑戰,他的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完全找不到原本約翰的影子。愛德心裡十分清楚,一定又發生了什麽大事。

 

  如果你們輸了,就要成為我的手下。

  他這麼說著,帶著邪氣的笑意,嘴角上鉤的弧度表現出他極度自信的態度。

 

  你想幹什麼?

  愛德皺緊了眉頭詢問,他必須弄明白“約翰”的目的。

 

  我要讓霸王和十代後悔,我要將他們據為己有。

  “約翰”毫不臉紅的說出口。就好像今天我吃了早飯一樣簡單。

  愛德目瞪口呆。

 

  所以我需要你們的力量,你們的實力可以幫助我達到我的目的。

  他這麼回答,同樣的理所當然。

  不過,也完全無視了被問者的意見。

  也許,對這個約翰來說,自己的意見並不存在任何問題。

  輸了的人服從贏了的人,天經地義。

  本來亮想要直接接手决鬥的,可是愛德討厭這種類似逃避挑戰的感覺,因為剛才“約翰”明顯是望著自己的臉一字一頓的說來著。

  也就表示,被挑釁的目標是自己。

  於是,他拒絕了凱撒那深沉的目光,強硬地站在了敵人的面前。

 

  你贏不了我的。

  “約翰”詭異地笑笑。

  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晦澀的風,將三人的身影包裹起來。愛德的心跳,猶如敲響的戰鼓一樣,雷動不止。

 

 

 

  十代,怔怔的看著面前的景象。然後,他掩住臉,發出了連久經沙場的戰士們都為之膽寒的哀嚎。

  這是他第二次,如此近的面對死亡。

  瞳色相異的那個自己,毫不留情的把自己推了出來,深沉的負罪感將十代完全打倒。面前慘遭屠戮的人們控訴的眼球,直直的盯著自己,追逐著自己。

  悲慟到骨子里。

  自己早已無藥可救。

  真想立刻去死。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給我去死!!!!!

  好討厭自己!好討厭這雙手!好討厭這張臉!好討厭這個靈魂的存在!!!

  像自己這樣罪孽深重的怪物,早點去死比較好。

 

  瘋狂的念頭在腦內滋生,十代毫不猶豫地執起手中的長劍,向著咽喉劃去。

  不行!!

  另一個聲音猛地想起,十代的意識,瞬間被拖進了水底。

 

  ……

  …………

  放下了手,霸王睜開了眼睛,璀璨的金色中充滿了憤怒。

  他甩手將武器丟掉,暴躁地在屍體中徘徊著,毫不留情的踩在死者的頭上和斷肢上。發出令人膽寒的“咔咔”聲。

  那傢伙!居然敢這麼做!!他一定是瘋了!!!!

  明知道這樣做對十代是毀滅性的打擊,可是他還是做了!

  一點都沒有猶豫。

 

  霸王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十代,可是那個傢伙,作為十代的一個人格存在的他,到底又是怎麼想的呢?

  霸王從不理解,也沒有興趣去理解。

  現在他似乎是知道大難臨頭還是什麽,無論怎麼呼喚,都完全沒有回應。

 

  讓人捉摸不透的傢伙。

  霸王的憤怒,只能到這種程度了,他沒辦法對那個十代下手。

  也許就如同他之前所說的一樣。

 

  我們都是十代,無論個性怎麼不同也好,無論是不是分裂出的人格也好,我們都是十代,這是無法辯駁的真理。

  雖然,這對霸王而言,是一個無比殘酷和難以扭轉的現實。

  他憎恨著這個現實。

  因為,如果是不同的人。

  也許……我們還會有個開始………………

 

 

 

  目光可以回到接受挑戰的愛德他們了。

  决鬥已經結束,勝負已經揭曉。

  沒有人可以抵抗,沒有人可以拒絕。

  愛德的臉上的血痕尚未干掉。他那雙原本神采飛揚的眼睛里,只剩下一片空洞的死氣。

 

  那麼,從今天起,你們兩個要開始服從於我了。

  “約翰”得意地笑了。

  他的表情中透出了一股殘忍。

 

  亮不動聲色地看著愛德,目光變得越加深沉。

  他沒有開口,只是垂下了眼瞼,默默地望著地面。似乎在考慮著什麽一樣。

 

  不過,“約翰”並不在乎,他要的只是一個形式上的順從,誰都可以想到亮是不會臣服于自己的。

  現在,只是彼此利用的時間。

  這一點,相信被稱為凱撒的男人完全是理解的。

 

  十代也好,霸王也好,只要捏在掌心中,就一個都逃不了。

  “約翰”保持著笑容,雖然那笑意里沒有一絲溫柔,有的,只是無比的猙獰。

  等著我好了,我們,不是約定好的么?

 

  呵呵呵……

 

十月 悲慟 完結

 

十一月 破碎 敬請等待



  順便發個PS牢騷:最近真的堆積了一大堆東西啊……我何時才能達成那些個諾言呢唉(掩面)
  掰手指:81000的hit,DA 1000hit,回首醬的約翰(都忘了好久了喂),光の絆1500下載量達成賀圖(也許可以坑掉【喂!】),謾豆子的本子漫畫/圖。
  鴨梨真的好大啊= =+

  順便一下,謾豆子君好厲害的!不但勾搭了日本友人韓國友人,還要三國出本啊啊啊!
  裏面也不乏霓虹大手筆,鴨梨更大了= =+
  順便,名字還是我取得XDDD
  也許我天生有取名的天賦!!!【滾】
  本子內容是四代中心無CP,這年頭光是歡樂本了!【繼續滾】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