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return

目前分類:文思已死 (4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首先是序言。
  這個的確是……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想要把這個坑填掉,也許單純只是因為覺得都寫了那麼多了接近完結了還坑掉太不厚道吧- -
  11月還是遙遙無期。
  嘛,爭取完成它,反正只剩下兩個月了。
  不過主要問題是我自己也不記得原本的設定了,唉,真不知道該怎麼編下去。



  

殘障之月 十月 悲慟

  黑暗,不斷地侵蝕著這個世界。

  就算點亮光明的火炬,卻也不能將這個絕望的現實照亮起來。

  我冰冷的雙手里握著的武器透出攝骨的寒意。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欲望,那是占有的欲望,無論是對十代,還是對這個身體.....
                                       --------尤貝爾
  我曾經愛過一個人。
  約翰對我這么說過,我一直都很在意,他說得那個人是誰,但是我沒有追問,因為,我看見他眼裡溢出的傷感和哀慟。

  -她死了么?
  -不,他還活著。
  十代不明白,為什麽約翰說話的時候所指定的那個“彼氏”,為什麽約翰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充滿了思念。
  約翰的眸子是永遠不能明白的,因為裡面有太多的秘密,十代根本讀不出來。
  但是那柔和而清澄的笑意,卻烙印在自己的心中,閃耀的就像夜空里的啟明星一樣。
 
  霸王站在高高的臺階之上,往下面俯視,約翰的笑容卻是和以往不同的陰冷。
  謊言。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枭雄乱世,在混沌之中劈开一条崭新的路。
  英姿飒爽,冰冷犀利的刀口划开了黑暗世界的咽喉,就霸王军而言,脚下的愚民们哭喊嚎叫的声音却比那天籁还要悦耳。
  人都是这样,别人的痛苦,挣扎会激起嗜血的本性。狂澜席卷之下,是近亲自残,朋友拔刀。
  混乱之中,却有只大手暗自操纵着。
  因为霸王殿下明白,人类,通常都是死在朋友的手下,而不是敌人枪口。
  嘴上越挂着伟大的名词的人,内心所拥有的闇越是深沉。
  霸王从一开始就看不起这样的人。
  嘴里吐着安慰,手上握着利刃,用冰凉穿过你的心口的温热,却在你倒下时给你冷眼。
  卑躬屈膝时的胆怯,却在人后议论着自己的不屑。
  口是心非的人类,总是这样好笑。
  然而尤贝尔和自己达成的第二项共识...........那就是.....对十代的理解。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月:崩壞
  
  你看見了么?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爲了你。
  面前的鮮血是爲了你而流,面前的凄慘是為了你而顯露,你給他們帶來了死亡,你給他們帶來了毀滅。
  就算是掩著耳朵也是沒有用的,因為事實不會因為你的逃避而被人遺忘,人心曲解著現實,這世道上有很多人可以把好事傳揚成罪惡,更別提原本就是罪惡的現實。
  你的雙手已經沾滿了鮮血,陽光的大路,不會再對你敞開了。
  跟著我,一起墮入地獄吧....

  世界開始了崩壞,更深層的黑暗開始降臨在大地上,隨處遠望,你都能看見死神揮舞著鐮刀在上空飛過。
  就如同地震一樣,無辜民眾的尸體跌入了黑暗的深澗,順著那冥河上下沉浮,隨波逐流。
  沒有好心人會來回收這一切的殘骸,因為敗壞的人性已經宣告了社會的龜裂。
  至少,金眼的少年可沒這個功夫來理睬那些無關緊要的平民百姓。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无提示,小月2号知道~
  • 請輸入密碼:
......拖了3个月....不好意思拖了......继续继续。
其实看一眼blog....这里真的到处都是5DS的足迹了,所以囫囵的贴一个GX的来充充!(好意思的)

  6月·启示
  被凯撒和爱德拽着衣角拼命的拉出了那座被诡异的血腥味充斥的山洞的约翰站在冷风凌冽的外场上,凝视着这座突兀威严的巨大拱形物。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拉出来!十代!真正的十代!我要救真正的的十代啊!!”转过头就是含怨的双目泛着水光,里面那个人!那个人对自己何等重要!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呢!!
  爱德不顾自己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就立刻冲上去揪住了约翰外衣衣领,声音高出了好几倍的怒吼:“别傻了!!约翰!你明明知道那个不是我们认识的十代!”
  却感觉到手上一沉,银发的青年诧异的对上对方的眼眸,却发现那莹绿色,宛如上好祖母绿的瞳孔里承载着悠远的绝望。立时惊得手一松,看着约翰步伐不稳的连连后退了几步,安静而颓然的倚靠在冰冷的洞壁上。
  余光瞟过身后的狱帝,却接收到类似于:“你活该”式的眼神,爱德不免气结的甩手用力的蹬着脚步,撇开亮和颓废的约翰,一屁股坐在了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那你来好了!!”
  狱帝冷漠的转动了一下身子,眼皮微微抬了一下,从老远处就对约翰发射出了『精神光波』:“那么你回去就万事太平了?如果可以你就回去吧!!!”
  约翰语塞的仰脸,爱德不得不按了按额角....果然是颇具地狱凯撒之风的“安慰”,虽然与其说是“安慰”还不如改为变相挑衅,但是神奇的是...目前为止被这种挑衅真正点燃怒火的人士是一个也没有。
  一边观察着约翰的沉默寡言,一边选择更加犀利的措词。狱帝非常完整的发挥出了自己与世具有的说话方式。
 “如果说你这样不要命的跑回去可以把十代和你自己安然的带回来的话!你就去啊!!!你能么?!.....如果不能的话就给我乖乖的留在那里!”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五月 战争
   战争这个词真的是蕴意万千。
  它可以是两个国家的纷争,多多少少的生命的陨落,就像是地狱里的血池一样,永远承载着人们的辛酸和悲楚。透过凝固冻结的血块,你可以看到无数的灵魂正在其中穿梭尖叫着,妄图从这个束缚住自己的贽铐之中解脱出来,却不知道无论怎么样的努力都不过是白费功夫。
   同样的,战争也可以发生在两个单独的个体身上。只要有怒气,只要有嫌恶。人与人之间的战争就绝对不会停止。
   哪怕是单方面的,也是靠着燃烧那虚无的憎恨火种逐渐侵蚀着一个人的心灵.......
   
   我讨厌他......那个老是被十代挂在嘴边的人!
   十代是我的!我不允许任何 人在他的心中留下位子.....除了我.......
   有的时候......一个人的独占欲真是可怕......
   If you are betrayed me,I will done anything to get your back,anything.....
   绝对....不允许背叛!!
   就算明明没有做过什么约定。但是,不允许就是不允许!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神指着我:你丫上次更新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本人:切!我还不是更新了两个特别篇么?神继续指着我:那就因为爱死完了就要草草完结这个系列么?!本人(耍赖樣):这有什么办法?我能做到有始有终已经很伟大了,再说都连了16篇了,还不完么?......(下一秒神降下怒雷把本人劈死了):我罚你不准看5D‘s.....本人:啊啊啊啊!不要啊!(迅速复活)顶多我这完结篇多写点行不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尤贝尔紧张的盯着手腕上秒针转了一圈回到原点,周而复始的运动着,心里不免开始为约翰的强气和不服输的精神有些折服....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的力量啊!爱情!让一个温柔好少年可以站在风口浪尖上,一动不动,拼着命的领受着这世界上最强的气流攻击。
   有道是爱让一个人坚强,爱也让一个人盲目。尤贝尔心中很确定自己也有同样的想法,当年的自己也不是一样的么?哪怕是为了主人的一个笑脸,一声:“我最喜欢的卡就是尤贝尔了!”这样的话,就算是只剩下半只手也一定要坚持的往前爬!爬!简单的来说,爱上一个人,真的好难......
  “..........”
  “..........”
   不过现在不是在感叹约翰的勇气和决心的时候,尤贝尔打好主意,反正就气势而言霸王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所以不用担心,但是现在的问题是:第一回的比赛小十代自主弃权,再加上那个不争气的现任宿主倒戈约翰。看来呆会自己和约翰那个小混蛋的决斗会成为决定大哥未来归宿的重要战役!!一定要慎重准备牌组....嗯嗯嗯嗯......
   霸王殿下表情一丝不变,但是心里已经有了些诧异,没想到约翰真的做到了和自己对视不被秒杀。该说自己是感到欣慰呢?还是说有些挫败感= =
   不过不管是不是真的对约翰的勇气有些感动,但是要霸王殿下认输可是奇耻大辱!失败,这个字眼就像是一个永远不会对自己敞开的禁区,自己连往里面望一下的兴趣都没有,更何况品尝了。心里挂着冷笑,霸王殿下像开开关一样把冷气直接调到最大外输值,一不做二不休,约翰你就直接束手就擒吧!别再和我干耗下去,否则我会考虑不给你留全尸!!
    冷冽之气瞬间灌满了整个客厅,大量的黑雾充斥着每一个角落。那架势是过去对付奥布莱恩时的近10倍以上!!
    咬杀你了啊!-----云雀恭弥
    这世上,其实就只存在两种人。一种是知道自己没这个能力还是要勉强的,当他们成功的时候会说发生奇迹;另一种是不知道自己的能力的,当他们失败的时候他们会说:我还会再来的!
                                                     ------------选自霸王殿下语录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四月:重逢
    你感觉到过么?就是一个很久没见过的老友即将再次相见时的心情。那种兴奋的,充满了期待的心情。一点也不会做作的,那种从心底里生出的快意感。
   那么,现在,就是约翰的心情写照。
   终于通过了繁文缛节式的审查,拿到了出关公文的三个旅行者风尘仆仆地趁夜出了城。在北风的哀嚎之下,摸黑来到了离城镇不远的市郊----一个难民的集中地。
   不过就现在的外观看来....我们只能说它“曾经”是难民的集中地吧。
   残破的外壑出积攒着不知名的红色液体,散发出令人恶心的腐败的气息。不少的苍蝇趋之若骛,争先恐后地在上方盘旋着,一大群一大群。好像是发现了花丛的蜜蜂一样。血腥味在空气的流动下不禁让人从心中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战栗和压迫感。
   这里就好像是死神刚刚降临过一样,一丝一毫生者的气息都没有,有的只是恐怖的地狱光景。
   虽然看不见地上的残肢断臂,但是从这满地的血流成河还是多少可以想象的到前面到底经历过什么...
   凯撒皱紧了眉头,爱德干脆捏住了鼻子,而约翰则是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这哪里像是人干的,根本就是战场。
   横扫千军之后的惨状。
  “.....他们....说这全是十代干的?!”声音有点痉挛,因为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这有可能是那个总是在傻笑的,快快乐乐的十代干出来的事么?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月14号。
   世界上一个很特殊的节日。
 “你有男/女朋友么?”
   巨大的广告牌上显示着每一个怀情的少男少女如今最渴望的东西-----巧克力~
 “甜心,请接受我充满爱的巧克力吧,啊噗~”
   毫不留情的把黑宝玉的攻势再一次瓦解在玄关的门板上,霸王殿下烦神的把被人从楼下扔上来的巧克力一个个的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坐在好不容易清理出来空余的沙发上习惯性的捡起一张报纸........
  “喂喂!霸王!老三!今天是情人节诶!!!”小十代像旋风一样从外面闯进来,却看见霸王拿着战斗盘指着自己,顿时目瞪口呆的举高双手:“我....我今天什么都没做啊!”
  “黑宝玉,你给我滚出去!不要以为贴在门后面我就看不见你!!黑暗盖亚!攻击黑宝玉!!”
  “呜哇~~~~~~~~~~~”
   汗颜的看见跟着自己偷偷潜进来的黑宝玉被巨大的陨石打飞了出去,小十代半天说出来的只有一句话:“霸王....这是已经是第5次了。下次不要连门都打飞好不好,老三说这个月我们财政都透支了吔。而且还是2月份,没门板会有对穿风很冷的。”
  “我尽力。”冷淡的回答了一句话。霸王总算是气定神闲的样子坐了下来。
    5分钟后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不要告我侵权啊~
     时间:2008年2月X日,晚上9点
     地点:决斗学院网吧
     参与群:决斗学院聊天群
     在线人:我爱宝玉兽!;今天没有炸虾T T;..........;同人志的预订开始了;我保证那是T先生!和亲爱的不理我了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日子,在这样的冷冬里面,缩在家里寸步不出才是最正确的决策,所以一般而言很少使用网络这个代步工具的决斗学院众生们终于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碰了头。
    在键盘上纵情驰骋,没有人知道,你的真面目.......也许吧.......
   【我爱宝玉兽!】对【今天没有炸虾T T】『温柔』地说:没事吧!你要真想要吃的话我可以叫我家专门的厨师给你做!
   【今天没有炸虾T T】对【我爱宝玉兽!】说:嗯!谢谢!!果然是.......对了,你是谁啊?
   【我爱宝玉兽!】对【今天没有炸虾T T】说:晕!你看我的ID嘛!  宝玉兽了啦!
   【今天没有炸虾T T】对【我爱宝玉兽!】说:哦!难道是.....约翰?!呵呵!谢谢!约翰果然是待我最好的!XD
   【我爱宝玉兽!】对【今天没有炸虾T T】说:不客气^ ^,重要的是十代你吃得饱!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所谓的试练就是要在不断的努力之下达到自己开始想要得到的东西,而冠以名称的“试练”则是代表了你要经过试验和锻炼才可以达到自己的目标的含义。行了...................这不是解词时间,我们首要的目标是要去看看可爱的约翰到底要怎么面对这样严峻的考验比较重要......
   在霸王的授意下努力把大哥按在椅子上的大十代君忍着对于桌子上丰盛餐点的诱惑,一边把虎视眈眈的目光投向了忧心忡忡的约翰·安德森同学。大有你小子要是敢全部吞掉我就把你#¥……¥¥#%……的架势......弄得尤贝尔好不欣慰:在本人的谆谆诱导下终于把对约翰的憎恨给完全激发了出来了么?【淚目】我总算后继有人啦.........
   在双重镭射光线的夹击下,约翰觉得自己就像无所遁逃的可怜小绵羊,虽然面前这两位不是大灰狼级人物,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善类。苟延残喘还是别想了,直接考虑写遗嘱比较划算。
   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还有在一边更加秀色可餐的十代,可是却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约翰觉得.....至少在临死前让我祈祷一下全尸是不是比较好?瞄一眼!再瞄一眼!.....十代啊....看来我们终究是有缘无分啊........
  “.....你看什么呢!”霸王殿下注意到大哥在这句话出口后0.1秒钟的窘迫,口气淡然的说:“......可以开始了么?”
   无视手上举着牌子上书:“我也很饿,我能不能也参加”的弟弟。冷着脸对着吸了好几口冷气的约翰和咽了好几口口水的大哥举起手:“开始。”
   ................................
   那边有人说一定要描写出双方争夺食物时的惊天动地以及对决【吃饭】时的紧张气氛........可是....这种东西怎么写的出来呢?-______,-
   更何况如果小十代想吃,约翰估计都会当仁不让的让出【有语病】自己的份来吧?
   所谓美食当前其志也摧,用这句话来形容小十代绿光莹莹的表情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尤贝尔的冷笑在提醒可怜的约翰:最好不要有所谓的同情心把自己份的食物送给旁边的那个人,否则你就输定了!
   没错,这个时候还是狠下心来吧!重要的是要赢得比赛....赢得比赛赢得比赛赢得比赛~
   深呼吸之后,约翰尽量不去注意已经狼吞虎咽了两碗饭一晚味增汤以及5个炸虾的小十代,并且一直告诫自己一定要没有压力的接受挑战!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三月 逃亡
   是冷风!使劲的往脖子里面灌,夹杂着死人的哀嚎声,尖利的让血从眼眶中滴落。黑暗中的一个影子呆呆地坐在一大堆尸体之间,两眼呆滞的望着前方,嘴巴微张,却不见一个字从里面吐出来。
    一束手电筒的光芒在黑暗中闪烁起来,然后听到一声尖叫:“啊!死人了!死了好多人!!!”
    然后,一大群身着军服的军人蜂拥而入,夸张的表情掩饰不住惊讶,有不少人还恶心的弯腰呕吐起来。“好可怕!是什么东西干的!!”
   “啊!还有活人!”一个士兵的手电扫过了阴暗的墙角,发出了比见到死人堆更加惊诧的叫声。
   “什么?!活人!”一个魁梧的身影站了出来:“在这种地方还活着的除了凶手之外还有什么人?!快把他抓住!”
   “可是......”一个士兵质疑道:“如果是凶手的话那干什么还呆在那里?为什么不逃走?”
    这句话其实只说出了一半,那个想要弄清楚的真相的士兵就被一双大手揪住了领口甩了出去,重重地跌在地上。“不要说废话了!!快点给我把犯人抓住!”
    其他的人噤若寒蝉,不敢再有违抗。包围圈逐渐向着那个一动不动的躯体靠拢。“是你杀的人么?...真看不出来啊....只是一个小鬼的样子。算了!你就赶快给我老老实实的投降吧!”大块头的军士轻蔑的从鼻子里面哼出了单音,健壮的手臂毫不设防的挥向了那个蜷缩起来看上去弱不经风的影子。
   “叭!!”
    !!!
    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军士大力运动的手腕,扣住了中央的脉门。凌冽的气势把围上来一群士兵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约翰费力的把口水咽了下去,因为那两个人的表情都太诡异了。简直好像是在看什么好戏似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什么鬼考验一定是最最艰难的。但是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没有后退的余地了。只有鼓起勇气,勇往直前!!看向了心上人,那双关切眼睛睁一只锁定在自己的身上。看得出他很紧张,约翰心里很欣慰,幸好再怎么样,十代永远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霸王殿下注意到那两个人的视线在交会,于是干脆走上前一步,一横手把大哥当在后面,义正言辞的对约翰说:“不要开小差。现在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通过我们的考验吧。”
   尤贝尔抱着两手,似笑非笑地调侃:“二哥,那我们也要告诉他考验的内容啊.......”然后直起身子,指了指大哥和自己:“约翰,你的考验就是,在三个不同方面打败我们这么简单。”
   霸王默不作声,尤贝尔立刻领意,走到了约翰面前,蹲了下来。保持和约翰水平的位置,然后眨着诡异的双色瞳第一次对约翰语气很平和的解说着,只是当事人却是感到一阵恶寒,天知道这家伙又想干什么。
  “打败你们?!”尤贝尔的解释好像没有得到什么效果,约翰依旧是一头雾水。尤贝尔令人恶寒地笑笑:“没错,简而言之,就是在我们指定的领域里面你和我们三兄弟的比赛要赢。”
   小十代插嘴:“等等!我也要么?”
   尤贝尔回头微微一笑:“那是自然,怎么可以少了大哥呢?大哥可是这次审核的中心啊。....没意见吧”下面那句话是转过去看约翰的。
   笑话,怎么敢有意见?!要是真有意见恐怕还没说出口就被他们集体KO了。约翰只好像捣蒜一样的点着头,管他什么呢?!走一步算一步吧。不拼一下怎么知道结果.....
   尤贝尔很满意的点点头站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那么我就来宣布规则好了。”
   以下为规则:
   1.这次考研攸关大哥的终身大事,绝不可以有一点大意。作弊的行为绝对不会允许,否则将视无效。
   2.考验内容是:和游城家三个兄弟进行三位当事人要求的事情,但是为了以免大哥放水,所以大哥的比试由本人来提出要求。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二月:祈祷
   低下头,两手合十。闭上双眼,内心一定要虔诚,把所有的真心实意都拿出来吧!这样,天使才能听见你的祷告.....
   冷冬,寒意,饥饿,无家可归,死亡。
   这就是最最残酷的现实。你永远也看不到,光明和温暖到底身在何处。就算是从世人的口中得知,无法将其具象化的大脑只能创造出一个虚幻的梦花园。黑夜沉沉之下,冰冷的不止是料峭的晚冬,还有,人与人之间无法逾越的距离。
   十代离开了那个耗费了自己将近10多年生命的地方,黑暗陈腐的气息在逐渐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那清新到冰冷的空气。所有的朋友们都出来了,眉眼之间带了些许的不舍和些许的挽留。无法相信,这样一个得到大家敬意的人居然就要这样莫名其妙的离开了,而究其原因,居然是因为自己!!
   轻快的冲着送行的队伍里的好友们挥手,回头却见到剑山的脸上已经湿润起来,嘴里喃喃的吞吐着字句:“大哥.....别走....大哥。”
   无意间感到心里也是一酸,但是生性善良的自己总是不愿意流露出一点点悲伤和难舍难分,来以此刺激着早已在心中哭喊数声的朋友们.....
   你们的眼泪....对我而言是最珍贵的,如果不是特殊的情况下....我一次也不想要看见....因为...我想看到你们微笑.....
   脸上持续绽放着仿佛凝固似的微笑,虽然肌肉的酸疼在提醒着自己,这种程度的装模作样实在是已经到了极限。
   鼻子早就已经难受得一塌糊涂了....连眼睛里都泛起了光,可是,就是要把泪水憋回去!一定要憋回去!...
   不想要....不想要他们看出自己的伤感和失落。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战争的势头一触即发,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这种混乱的现状。
   世界,已经濒临毁灭。
   广阔的陆地上已经看不到一个可以移动的生物。人类这个有史以来被公认为最最先进的物种,也终于迎来了毁灭。而种下这一切恶果的偏偏就是人类本身.......越高贵的物种就越加的骄傲专横,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弱点一样,单纯地,盲目地期待着所谓的奇迹的降临。
   人也是这样,虽然明明脆弱的不象话,可是,却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软弱...和内心的暗......
      


 一月:毁灭
    这就是所谓的尽头了吧......望着黑色的高墙上面斑驳的油渍和张牙舞爪到让人立刻心生厌恶的血痕,十代皱了皱眉头,捏住了鼻子:“我说.....剑山....这鬼地方是我们的新驻地,有没有搞错?这么恶心吧啦的....”
   “大哥....”被唤作剑山的少年也是一脸的萎顿:“当初被分到这里的时候明明说是至少可以保证空气清新来着......”
     十代一脸的哭笑不得,放开与鼻子做着激烈挣扎的手,摩挲着那凹凸不平的肮脏墙面,深色的眼眸里面闪着点点的无奈,空气之中那酸酸的有腹水一样催吐效果的气味让后面的一群人全都不约而同的掩住了口鼻,把责难的目光投向了剑山,虽然后者那满脸的冤枉表情被大多数无视了。
    “算了.....”吸了吸鼻子,将被墙体污染了的手揣进口袋里,一瞬间,一抹青金色在不知不觉中滑过。声音也顺势冷了几个百分点的十代,一声不响地推开了沉重的大门,扑面而来的是黑暗特有的腐败和溃烂的气息。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咕哩咕哩~”
   “.......原来你还记得我这个主人啊!~”大十代没好气地看了眼满脸红晕的羽翼,然后把目光转向了羽翼的『情人』------“鲁比”。“现在我也跟丢了你家的主人和我家大哥......要是这样就回去了的话一定会被霸王给灭了的.....该怎么办......”
    羽翼降了下来用短小的手『爪子』指了指左前方。鲁比摇了摇尾巴,灵活地窜上了大十代的肩膀,爪子和羽翼指向了相同的方向。红宝石的大眼睛眨了一眨,然后亲昵地去蹭对方的脸,好象是在极力讨好一样.....
   “你比你主人要识相的。”没想到鲁比身子小,可是心思却不小,知道要先让羽翼的三个主人的认同,自己才有可能对羽翼进行“明媒正娶”,正在当大十代哀叹为何约翰的脑筋还比不上自家精灵的时候,树林里传来一声可疑的杂响。
   “是谁?!”
   “沙沙沙”顺着声响,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出来:“十代sama?!”
    是礼。大十代喜出望外,得来全不费功夫!找到了礼就等于找到了明日香和大哥他们了。
   “哟~礼,明日香?”
   “明日香前辈在追着呢....呵呵~”礼诡异的笑笑:“对了!十代sama你怎么在这里。”
    这不是明摆了么?大十代在心里吐槽,但是嘴上还是一板一眼的回答着:“我奉命来追大哥的。你不是和应该和明日香在一起么?”
    礼摸了摸挂在胸口的数码相机,灿烂地笑了:“我去洗照片!~”
    大十代立刻想起了二哥的再三叮嘱,如果照片拿去洗了或者是保存到了电脑上就麻烦了,先下手为强!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真是糟糕!”送走了客人的『霸王』和『大十代』,家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小十代』在霸占了厕所长达半个小时之后才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不弄了?”『约翰』喝着凉茶,两眼盯着报纸,懒懒地问道。
   “嗯....果然不是在异世界里面就是不行啊....我放弃了.....”懊恼的敲着脑门:“这头发果然只有要你霸王城特质的发胶才可以搞定啊!~”
   『约翰』露出了半只眼睛:“我可不记得我的霸王城有研究这种东西。”
   “.......”沉默吧!总不能直说是尤贝尔是自己彻底改造了霸王城才弄出了这些颇受人鬼精灵暗黑界战士各种族好评的发胶......
    转移话题,转移话题!在心里面默念了十遍,『小十代』转头看向了在餐桌上快意残食的『黑宝玉』:“奇怪了,大哥,你吃得那么多也没见长啊!我现在的裤子居然穿不上。”
   “你的废话真多。”『约翰』放下报纸:“其实仔细算来,我们当中只有你还比较幸运....其实你不换回来也无所谓。”
   『小十代』闻言立刻敲桌子:“!!二哥!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甘心,一辈子都窝在大哥的身体里面....更何况尤贝尔也会......喂!尤贝尔你那是什么眼神!”
   “好可爱啊!~~~~我最喜欢的小十代!!!......不行不行!”注意到宿主大人鄙视的目光,尤贝尔立刻改口:“我的爱永远只能给小十代...就算是现在也不行,不可以不可以......”
   “..................对了,二哥啊...我们真的要让大哥随便和约翰约会么?.....总觉得有点.....”
   『约翰』阴阴地笑笑:“约会当然让他们去,不过...我们也可以跟着去。”
    电灯泡就是要在这种时候发挥光与热的么?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他还活着吧?”看着卧倒在地上的吹雪学长,『小十代』不禁发问。
   “放心,暂时还死不了。”『约翰』同样观察着被修理到语不能言,四肢动弹不得的破布吹雪,下了定论。
   “那么现在怎么办?”【抛尸野外么?】
   “打电话叫家人来领。”
   “大哥去打电话给明日香吧”转头四下寻找:“......谁是大哥啊?= = ”
   『黑宝玉』积极举手:“我!”旁边的『霸王』连忙附和:“我是约翰。”
    又错乱了!....等等!这现在三兄弟的组合岂不是变成了自己加上约翰和黑宝玉了么?.....不过仔细回想一下....前面好像也是这样一个组合......可恶!这个废柴作者!!【某人:诶?骂到我头上来了?】  
    “一定要尽快换回来。”『约翰』蹲了下来,盯着地上的吹雪“尸体”:“你不是说只要将始作俑者打一顿的么?我们已经打了你一顿了,没什么变化啊?”
    “#¥!¥¥%#¥……&”
    “.........还是叫明日香来领吧。”『小十代』毕竟还有点于心不忍,眼见吹雪学长都处境如此之惨了还要继续逼问他,于是连忙把『约翰』拉开:“算了,二哥。我们再怎么问也是没有用的了,就饶了他吧。”
      听了这么一句话『约翰』才冷冷地转身,脸上带着不屑的表情坐到了沙发上。
    “喂?明日香么?”听着里屋里面传来了通话的声音,大厅里安静了下来。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看到吹雪那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霸王』,『约翰』和『大十代』全露出一脸的紧张。『黑宝玉』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做出“听君一语”的表示。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个公主。”
   “黑宝玉你别打岔!”
   “唔!”
    清理了下嗓子,斜了一眼被『黑宝玉』一肘子击中腹部的而倒在地上言语不能无法插科打诨的『霸王』。吹雪决心拿出些学长的样子,免得让这班子没大没小的后辈给看扁了。“所谓的许愿就是时下流行的一种巫术了啦!”
   “......................”
    下一秒,吹雪被众人联合扔出了门外。
   “喂喂喂!你们别不相信我啊!你们一家三兄弟遇到的事情还不算多么?!什么三幻魔啦!破灭之光啦!尤贝尔事件啦!哦!十代【大】你干嘛打人.......啊......”看到『约翰』阴森森的脸上那双色的冷眼正虎视眈眈状。吹雪总算识相的把后面半句话全吞了下去,只能讪讪的碎碎念:“你看你现在和黑宝玉有什么两样.....”
   “¥%¥#¥……@@&×¥@×(”腹痛的『霸王』想要辩解却无奈实在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的在地上做出咬牙切齿的表情来表示他和尤贝尔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老三....大哥呢?”『黑宝玉』面色不善,他终于想起来某个失踪的人了。
   “呃....哎呀!!”『尤贝尔约翰』(和黑宝玉不同的= =)猛地拍脑袋:“完蛋了!我忘了!!”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