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return

     前言是碎碎念:貌似我又被别人给带动起来了(虽然我本来就是喜欢跟风)最近实在喜欢用英文做标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话说叫yuki别随地挖坑....结果我自己也.....ORZ算了,大家一起挖,然后让人摔死- -
     正文:  
     约翰回来了........
     当这个新闻传到十代那里的时候,已经快变成历史了.......没办法,谁叫他最近都一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连外面的新鲜空气都鲜少闻到。明日香一行人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大哥!约翰回来了!”还是剑山的性子最急,连门也没有敲就自作主张的闯了进来。
    “约翰?”黑沉沉的物资里面响起了一个不确定的回音。
     言者语气极淡,似乎对于这个名字的反应不大。
    “你忘了么?大哥?是约翰啊!”剑山是在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他们的感情不是很好的么?在印象中,自己的大哥应该是立刻从某个地方跳出来冲到自己的面前,用着那不会逊色于阳光的灿烂表情望向自己,然后急切的询问约翰是怎么回来的,为什么回来.....如此如此.......
     而自己,当初就是被这样的笑容和热情所吸引,心甘情愿的作了大哥的小弟。(其实是后宫团= =)
     可是很显然,目前的寂静不是在自己的想象范围之内。
     平静得如同凉开水一样,淡漠的口吻里甚至充斥些许慵懒。对于这个名字的主人的爱理不理,都让剑山着实感到了疑惑......
      大哥.....真的变了好多.....先不说那与往日截然不同的待人处世,还有那时不时换换颜色的诡异双眼。
      一切的一切都在叙述着一个事实:这个人是谁?他是我们那个开朗活泼,热情可以融化所有坚冰的大哥么?现在倒觉得大哥自己变成了一块坚冰似的。
      想到这里,身为小弟的自己也一阵沮丧......
      而约翰就是在电话里听了明日香大姐对他念了好多遍这件事,才一咬牙甩开了分校那边领导们的围追堵截,今早乘着飞机赶回了这座太平洋上的小岛。
     “约翰......哼哼.....”昏暗的房间的某个角落里面传来了笑声。冷飕飕的感觉逐渐爬上了剑山的额头,心中暗自后悔不该自告奋勇的单独来通知大哥。
     “......大.....大哥?”把唾沫咽了下去,好不容易壮起了胆子的恐龙同学第一次发现了看不透一个人的可怕。特别还是那个自己以前一直都认为最了解的大哥。
      一阵唏唏嗦嗦的响动让人毛骨悚然,突然面前红色一闪,晦涩的光线下,大哥的表情依然静若止水,那双原本始终闪耀着光华的茶色眼瞳此刻也显得黯淡无光起来。
     “他人在哪里?”十代的口气几乎听不出来有什么感情的波动。
      尾音迅速消失在空气中,浅浅的,让人感觉不出什么异样来。
      只是熟悉大哥的剑山可以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冷漠正在空气的分子里面叫嚣着。很不习惯....这样的大哥.....
    “......他.....他应该马上就到了....我只是先来通知大哥你的......”不知为什么,被这样的目光锁定,有种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的感觉,剑山直觉得直往后退。
      沉默中气氛的诡异程度又攀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层次....
    “十代!”幸好!解救的人来了,一个清亮的嗓音凌空传来。打破了这一刻的死寂。
      血压上升了几个百分点的剑山立刻往外面逃去,并且发誓下一次进大哥的房间一定要多扯上几个人,最少也要把翔前辈给拉上做垫背。“我让你们单独谈谈好了!”
    “剑山。”十代在他后面喊住了他,后者僵硬了一会儿才把头“咔啦咔啦”得转了过来:“?......”
    “下次进来前可以先敲门么?”十代笑了笑,似乎对刚才的冷漠抱歉般的冲剑山颔首示意一下。然后在小弟目瞪口呆的表情下转而走回了房间,却很意外的把另一个来访者摞在一边不理不睬。
      于是,终于明白了以后进这个大哥屋子要先敲门的小弟带着些许莫名的恐惧和古怪的诧异飞快的跑出了红宿舍。
       另一个方面,对于自己受到意料之外冷落的当事人也带着一脸的惊异和疑惑站在门口晾了半天,才踌躇着抬脚走进了这个自己原本很熟悉的房间。
     “你为什么要拉窗帘!!”虽然早已在外面看到了这个房间唯一的通风口被堵得严严实实,但真正进来时才使吃了一惊,看来十代的问题真的很严重。
       抢着过去一把抓住窗帘一角,迅速拉开。阳光瞬间洒满了整个宿舍,这里的采光一直都不太好,再把那唯一的窗口遮住,整个屋里就暗的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被逼问的主角却答非所问,他的脸也隐藏在阴影之下,让人看得很不真切,仿佛模模糊糊的一团:“你回来了.....为什么回来?”
      “我....我担心你。明日香说你最近一直这样.....为什么?.....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现在好极了。”稍微停顿了一下“拜你所赐。”
   “这是什么意思?”约翰十分不解的看着面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好友。
      “......所以....你还是一点也不知情?”又是个让人摸不到头脑的反问。约翰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第一次跟不上十代的思维模式了。他到底在说什么?
        心里这么想着,宝玉的主人也毫不掩饰自己的疑问“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要和我装蒜了,你知道我指的是十代的事情。”面前的十代阴沉着脸色,从嘴里吐出足以引起核爆的句子。意料之中的,当事人的约翰也惊异地提高了声音:“你说什么?你不就是十代么?!”
      “我是十代,但不能算上是完整的十代。”不紧不慢的阐述着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回答,十代站了起来,走到了约翰的面前:“你看着我的眼睛。”
        茶褐色的双瞳里面似乎隐藏着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与古怪,约翰傻傻的看着那双眼睛的色彩流转了几秒,晶莹的眼眸霎那间消逝在一双异色的瞳仁之中。
        约翰认得,这双眼睛的主人。那忠心护主却误入歧途的高等精灵,那个曾经操控住自己的精灵------尤贝尔。
      “啪!”一下子把面前这个逼得很近的十代一掌推远,约翰大声而激动地喊了起来:“尤贝尔!把十代还给我!”
        被推得连连倒退好几步的少年不气不恼的站稳了脚跟:“别这么激动,约翰。我并不是尤贝尔,我是货真价实的十代,只不过,并不是你所熟悉的游城十代而已。尤贝尔,还有原本的我.....他们......全在这里......”嘴角含着森森的冷笑,十代捂住了心口,闭上了那魅惑的双瞳。
      “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说你是十代,你叫我怎么相信?你.....现在的你变成这样的......”宝玉之主一下子失去了冷静,仿佛是心爱的什么东西被彻底毁坏了一样。
        十代耸了耸肩膀,对着出离愤怒的人嫣然一笑,可笑容中饱含的却是讥诮和讽刺“我什么也没干,干的人是你,约翰 安德森。”
        被直呼出姓的蓝发少年痛苦的闭上眼睛,心灵扭曲到疼痛的程度。“我?你说我?我又做了什么?!”
        就算现在在表面上不肯承认面前的人就是自己曾经的挚友,但是还是被这张脸的主人打击到么?......还真是无药可救了......自己的心意。
        十代倒退了几步,脸上满是嘲讽的神情。背靠着床架子,抱着双手似乎正得意地欣赏着某个人痛苦的表情。
       
        TBC
        
       

創作者介紹

X-OVIS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kiyawai
  • 于是跟你说实话…………
    我看不懂||||
  • 笑,你是说他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猜什么谜语是么?
    老实讲....我也不知道....嘛....等中篇or下篇出来也许就知道了OTL(其实我也是写一步算一步)
    这就是挖坑的快乐啊-----先挖了再说,什么剧情啊,流程啊.....挤牙膏也可以,有一点是一点
    最后.....你的文.....挖了那么多坑至少也要填上一个啊.....

    lmz0114 於 2007/11/05 01: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