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逃亡
   是冷风!使劲的往脖子里面灌,夹杂着死人的哀嚎声,尖利的让血从眼眶中滴落。黑暗中的一个影子呆呆地坐在一大堆尸体之间,两眼呆滞的望着前方,嘴巴微张,却不见一个字从里面吐出来。
    一束手电筒的光芒在黑暗中闪烁起来,然后听到一声尖叫:“啊!死人了!死了好多人!!!”
    然后,一大群身着军服的军人蜂拥而入,夸张的表情掩饰不住惊讶,有不少人还恶心的弯腰呕吐起来。“好可怕!是什么东西干的!!”
   “啊!还有活人!”一个士兵的手电扫过了阴暗的墙角,发出了比见到死人堆更加惊诧的叫声。
   “什么?!活人!”一个魁梧的身影站了出来:“在这种地方还活着的除了凶手之外还有什么人?!快把他抓住!”
   “可是......”一个士兵质疑道:“如果是凶手的话那干什么还呆在那里?为什么不逃走?”
    这句话其实只说出了一半,那个想要弄清楚的真相的士兵就被一双大手揪住了领口甩了出去,重重地跌在地上。“不要说废话了!!快点给我把犯人抓住!”
    其他的人噤若寒蝉,不敢再有违抗。包围圈逐渐向着那个一动不动的躯体靠拢。“是你杀的人么?...真看不出来啊....只是一个小鬼的样子。算了!你就赶快给我老老实实的投降吧!”大块头的军士轻蔑的从鼻子里面哼出了单音,健壮的手臂毫不设防的挥向了那个蜷缩起来看上去弱不经风的影子。
   “叭!!”
    !!!
    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军士大力运动的手腕,扣住了中央的脉门。凌冽的气势把围上来一群士兵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臭...臭小子....你想反抗么?..........”被手腕处的刺痛感惊得满头大汗的军士想要抽回手,却发现对方的力气大的惊人。
   “快点.....快点逃.......”断断续续的话语从影子的微张的嘴里跳了出来,声音很颤抖,很害怕。恳求着失措的人们的离开“......我....我控制不住了.......我......我....”压抑的声线里潜藏着深深的恐惧,黑色掩护下却弥漫着异样的杀气。好像可以瞬间切开皮肤的利刃,让鲜血迅速在空气中流逝一样。
     虽然完全不明白面前的少年到底在嘟囔些什么,但是,周围的人们很清楚的感觉到了,那股可怕的可以吞噬一切的恐惧。人求生的意志正在挣扎着挑战着所谓的权利,到底是战斗?!还是逃离?
     但是有一点是非常的清楚....那就是.....这个不知名的少年!!很危险!
     One more chance to fight for your own,no release,just trust the one who you have to trust,or you want to face the hell.
     不要啊!!!!!~~~~~~~~~~
     军士被这一声哭喊吓了一跳,挣开那只铁钳似的手,直觉的就要往外面逃蹿。却被一道雪亮的光芒阻止住,只见刚刚开始一直不是沉默寡言就是失声惊叫的人影已经站了起来,而且以那惊人的速度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脸上带着华丽的冷笑,下颌微扬,高贵的金色眼瞳,灿烂的就像一个承载了很多秘密的深潭,可以把人的一切都吸纳进去,瞬间变成没有任何情绪的僵尸。
     如果说魔鬼在这里微笑的话,那么面前的这个人就是绝绝对对的魔鬼的代言人.....不对!就是魔鬼本人!那双邪恶的金眼,那从心底里让人战栗的气势,又有哪一个人类可以这么简单的就办到?....答案只有是......Satan!
     如果说现在可以再给自己一个一个选择,那么自己一定会选择绝对不要进来这个地方!发现这个家伙!
     只是....“如果”这个词实在是太肤浅了.......也太脆弱了.......
     死神已经向你招手了,你还想往哪里逃?.........天主啊.....原来你也是这么幼稚的存在。
     在这种时候,果然还是怪起自己的信仰来了,呵呵呵.......那么好....你就尽量的祈祷吧,在我把你们全部送进地府之前可要好好的祈祷。
     外面,又是一片光明.....  
     


    “诶?这是什么?”几个平民挤在了古老巨大城门之前,斑驳的墙壁上贴上了一份使用了很久以前一种称为电脑的东西打出来的通告书。
     文明早就因为战争而彻底的泯灭,人性也随着文明的消失而无人问津,在当今世界上只剩下几种人:支配者,被支配者和死人。所以人与人之间淡漠的关系也逐渐被世人所接受,在危机的年代不再存在什么所谓的友情,亲情,爱情,有的只是为了生存下去的求生意志和为了不断在战争中存活下来所需的决断力。很多人为了这个,忘记了自己曾经的伙伴,忘了自己过去的家人,逐渐成为了这个扭曲畸形世界的牺牲品。
    这是一份很少见的公告,说它少见,无非是因为这是一种被称为印刷纸的东西打出来的,而且上面还活灵活现的刻画了一个人的面部特写,那张脸上写满了无奈,失落,伤感还有一种让观者有种转瞬即逝的狂妄和冷漠的感觉,虽然你只是远远地注视着,却好像可以完全体会到被描绘者的心情一样。
    正当一些不识字的围观者对这幅画啧啧称赞的同时,一个身影定格在告示之前,拨下了帽子,神秘的来访者把脸露了出来:“......十......代?”
    澄清的湖蓝眸子,就像是水晶湖的水一样清亮,黑色的瞳孔里完全映着被通缉者的样貌,同时在面部形成了一个颇为诧异的表情。“为什么....十代他会被...”
   “约翰!~”一个轻松的声音从左方传来,被叫出了名字的少年转过身,看着自己的旅伴  然后急切的把他拉到了布告前面指着上面的人像:“你看!十代被人通缉了!说是杀了100个难民和20多个搜查组的军人里面还包括了一个上等军士!?十代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旅伴深蓝色眸子仔细的把那份公文拜读了一遍,然后问起一直在一旁沉默的另一个黑风衣的男子:“是很奇怪啊!亮!十代这样的老好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亮冷漠的瞥了瞥布告,端详起图画中十代的影子,表情严肃了起来。深沉的语调在半空中起伏的回荡:“的确.....以那个游城十代来说是不可能.....”
     约翰很着急的就要行动:“不行!我一定要找到那些不讲道理的执行官们评评理!十代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来的!!”
    “与其做那种没意义的冲动举动,还不如好好的想想怎么先找到十代才对。”亮点评着,面部的肌肉好像都没有运动一样。
     对于亮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爱德和约翰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其实大家都清楚,就算他再怎么隐藏,也没有办法藏起来他内心真正的活动....那是一颗其实很善良的内心,就算是信仰改变了,凯撒...这个名字的主人的本质都是不会变的。
     现在的行动无非是亮的提议最为正确和理智。约翰也只好暂时压制住自己对十代的担忧,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在搜索这个问题上。
    “这个公告我问过人了,才贴出来不到一天,至少屠杀应该是昨晚开始的,也就是说十代可能还逗留在离这个城镇不远的地方。”爱德铺开了地图,上面清楚的标识了各个附近的难民经常躲藏的山洞和地穴。“就布告上的的情报看来,屠杀发生的地点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称为避风谷的洞穴。”在地图上用红色的墨水努力画了一个圈,甩甩已经弹尽粮绝的钢笔,爱德不无烦恼的摇摇头“....唉.....看样子终于寿终正寝了”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小到让人无法注意的点,肯定的说道:“就是这里,我们去调查一下吧!”
   “好的!”约翰立刻跳了起来,就要往城门外冲,却被爱德抓住了衣领:“等等!你忘了我们现在出城要办证明么?急也不是急这一刻,再等等。”
   “哼,按部就班就是做事的首要准则,不要因为了一些突发事件就乱了手脚。”亮一丝不苟的纠正着约翰的手忙脚乱。然后正视着他那张惊慌的脸口气略微缓和:“如果你是真担心的十代的话,最重要的就是准备好去见他的决心不是么?”
    闻者语塞了,沉默的垂下眼眸:“......去见他?.....可是......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爱德看不过去了,转而生气的对着亮责难了一句:“凯·撒·亮!你就不能别再提那件事了!?!那件事对他们两个都有很大的打击,特别是当这两个人都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感情的EQ白痴!!”
    喂....这是什么话呀.......
    约翰在心里面吐槽,却发现情绪莫名其妙的好转了。因为无论谁看见那伟大的狱帝会有被人噎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个劲干瞪眼的表情,都会想要发笑吧~
    唉....真好啊...
    不知不觉中就叹起了气,过去也有这样和十代一起的快乐时光,无论怎么难受过的回忆.....很神奇的..只要和他呆在一起一会时间就会迅速恢复起来快乐.......可是.....如今.......
    眼前似乎浮现起了尤贝尔那张纠错的脸,那种不舍,那种失望,和现在的自己又有什么不同呢?为什么当时就.........
    注意到旅伴的困扰,亮拉开了喋喋不休的爱德留给了约翰一个人思考的时间。
    什么时候开始的了?两个人之间的隔阂?好像一条深深的沟壑横在了自己的面前,非常的碍眼。那个十代....和尤贝尔合为一体的十代.....好像真的对自己有着相当大的敌意,无论做出些什么,都会在一边挑出些刺来,再极尽自己过去所没有的恶劣措词成功的瓦解一次自己的好心情和自我催眠。
    他到底是怎么了?.....除了那奇怪的行为还有一次.....无意间的一次,看见的真相.......
    一双转瞬即逝的金眼........
    当时是吓了一大跳,可是再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就发现那双眼睛已经恢复了原样。
    是不是错觉呢?自己总是这么思考着,就连现在,还在思考着........
    不过....就算如此自己也坚信十代不是个回去伤害别人的人!更何况是做出了这样残忍而且令人发指的勾当!
    我相信十代!
    


    洞穴的深处,一个人安然的坐在高高的石座上,迎合着满地的鲜血摆出一个无所谓的造型。
    哼,你说你相信我是么?那么..... 
    私にあなたの信頼を打ち破らせます【那么这个信赖就由我来打破吧】
    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实的残酷。
    约翰·安德森....我在期待你的到来..........希望,不要让我失望了
三月 逃亡end
四月:重逢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