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重逢
    你感觉到过么?就是一个很久没见过的老友即将再次相见时的心情。那种兴奋的,充满了期待的心情。一点也不会做作的,那种从心底里生出的快意感。
   那么,现在,就是约翰的心情写照。
   终于通过了繁文缛节式的审查,拿到了出关公文的三个旅行者风尘仆仆地趁夜出了城。在北风的哀嚎之下,摸黑来到了离城镇不远的市郊----一个难民的集中地。
   不过就现在的外观看来....我们只能说它“曾经”是难民的集中地吧。
   残破的外壑出积攒着不知名的红色液体,散发出令人恶心的腐败的气息。不少的苍蝇趋之若骛,争先恐后地在上方盘旋着,一大群一大群。好像是发现了花丛的蜜蜂一样。血腥味在空气的流动下不禁让人从心中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战栗和压迫感。
   这里就好像是死神刚刚降临过一样,一丝一毫生者的气息都没有,有的只是恐怖的地狱光景。
   虽然看不见地上的残肢断臂,但是从这满地的血流成河还是多少可以想象的到前面到底经历过什么...
   凯撒皱紧了眉头,爱德干脆捏住了鼻子,而约翰则是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这哪里像是人干的,根本就是战场。
   横扫千军之后的惨状。
  “.....他们....说这全是十代干的?!”声音有点痉挛,因为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这有可能是那个总是在傻笑的,快快乐乐的十代干出来的事么?
    怎么可能?!
   “不管怎么样,先进去看看吧”担忧地看了看把两拳攥地紧紧的约翰脸上莫名的表情,爱德犹豫了片刻,将其他两个人拉进了洞穴。
    昏暗中的血腥氛围更重了。无孔不入地在鼻腔里面肆虐起来,让人咬牙切齿地不得不半屏住呼吸才能正常的前进,否则,无论是谁全部吸入这样的气味,大概已经恶心的连半步也挪不动了吧......
   “........这个洞有多深”狱帝的声音也有点古怪,大部分的口气似乎都还在腔中蓄势待发,但是外面呛人的味道还是把它们多少逼了回去。
    黑暗的洞穴,寒冷的风对穿着洞口。却一点没有带走一点血腥,而是送来了更多的压抑与窒息。
    有一点很清楚的是:一个抱着深切的担忧的人士不可能注意到一些其他的事的。这从一脸肃穆表情的约翰身上就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相视一眼,苦笑一声。赶路吧~
    

    ......我感觉到了.....生者的气息......有人....来了......
    是约翰?!是约翰吧!!不要!不要看到这样的我!!
    ....很抱歉....我想见他。
    为什么!!你!你想伤害他么?!我不允许!!
    .....................
    你为什么不说话?......喂?你.......我求你了....别伤害约翰好么?求求你了....
    ......................
    求求你....
    ..................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的时间,总算看到了一块比较大的场地。冰冷的岩壁上满是粘粘滑滑的胶状物质。好似蜗牛前进之后留下的足迹,只是在现在氛围中平添新一抹厌恶。
   “这个鬼地方是怎么有人可以呆的下来的?”爱德不禁发出了牢骚,的确,一般的人大概连坐下来的欲望都没有,光看着这黑乎乎油腻腻感觉的石面和死气沉沉的气流,就一万个不舒服。
   “那边好像有光。”狱帝的话音低低的,完全感觉不出情绪,话语在空旷的空间中来回撞击着石面,直至完全被陈腐的四壁吸收。
     约翰歪过头,看见了不远处的一点光明,连忙拍了一下搭档的肩膀:“干得好!”然后无视狱帝的面部抽搐直接追着已经先一步跑出去的约翰而去。
     凯撒摇头叹息了一会,眼神反射性的瞟过一角....一个转瞬即逝的背影滑过。就像是奔跑着的幽灵一样,看不见实体.....
     也许....这里早就变成了灵魂的聚集地才对了吧.....
     狱帝冷然的哼出单音,迈开了步伐,向着另两个人的所在地前进着。


     来到了石室的正厅了,凯撒看见约翰和爱德全呆呆的挺立在中央。循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只看见一个人影正高高的坐在一级较高的石梯上。蜡烛的光芒摇曳,虽然没什么风,却晃动的很严重,不断的运动下,把光影效果体现的非常的诡异,特别是....那个人的那张脸上的表情......
    “........十代?”
      不止是约翰的发音有待考证式的疑惑,就连凯撒也开始不确定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有看错.....那个坐在无数干枯尸体中间的人的脸..........游城十代。
    “是....是你么?十代君?”爱德虽然被这个场景有种震撼的感觉,但还是把大家都想问的话说了出来。
     虽然那个十代的脸上冷漠的看不见一点惊讶或者其他的情绪.....简直...就像是一块不会动的雕塑一样,目光直直的看着闯进来一众人。
     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和他对视时需要极大的勇气。那种漠然的目光在这种时候去多了几分可怕的穿透力,仿佛是穿透世界上所有事物和人内心的强力的箭,把你心中的每一个秘密都看得一清二楚,完全无法保留的,读了出来。
     过去的十代.....有过这种诡异的眼神么?
     黑暗中璀璨闪亮的双眸,绽放着难以名状的光芒,高贵极致,也许这是唯一可以用来形容的词了。
     任何看到这双眼睛的人都不禁自惭形秽起来,在这世上没有可以和这样的眼睛对视的人,因为,这就是绝对的威严。
    “初次见面,约翰·安德森。”十代开口了,口气沉重的不像是一个18岁的少年。而是充满了沧桑和世故,而且他打招呼的方式也非常的古怪,似乎是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似的。
     约翰对于自己连姓都被叫出来的这件事非常的吃惊,他怔了好几秒的时间,才缓缓开口:“.....十...十代....你在说什么?......什么叫....初次见面?”
   “事实上就是这样。”那个十代继续用压抑的语调回答着,一句不多,一句不少,可是表达的含义却有很多种。 
     事实是什么?事实就是你看得见却摸不清的东西。
     现在的十代就是这样,明明看在眼里,却感觉不出一点过去的熟悉的感觉。冷冷的,就是那寒风,一刻也没有停留的溜过....真是可笑的重逢!
    “你是....谁?”
     .....................................   
     你会知道的........约翰。
     因为,由我来亲自告诉你........
     

     四月:重逢,完
     五月:战争
    
創作者介紹

X-OVIS

lmz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